2022.01.02.沿路唱出喜樂的詩篇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耶利米書三一:7~14
聖詩:434、177、400

前言

  從小到大,我們總有再熟悉不過的歌在唱著,經典雋永的詩歌,會讓我們每一次唱都唱出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悸動。當然,我們也常因著太過熟悉,或被生活的重擔所纏,致使歌走了味,唱是唱著,卻只是在唱歌,不再能唱出我們的心。新的一年,我們再次聚集的時候,會是我們與上主唱出新歌的開始嗎?樂歌與哀歌,都是我們生命的歌,重拾感受,訴說故事。

唱著悲傷之歌的人們

  上主選召先知耶利米,是從他還未出生前,就已被指定要擔任這重大的使命,起初耶利米覺得自己過於年輕,沒有口才,但上主應許自己必然與他同在,要向萬國萬民做根除、拆毀、破壞、推翻、建立和栽培的工作。

  回顧以色列的歷史,從被奴役走向自由,他們唱著得勝的詩歌進入應許之地。然而人心的頑固與悖逆,使他們愈來愈遠離上主,遠離祝福,反覆陷入絕望與苦痛。耶利米的時代,以色列人民流亡巴比倫, 得勝的詩歌轉為悲傷之歌,遠離了自己熟悉的土地,失去了敬拜的所在,他們等著,何時才能返回故土?何時才能再次看見上主的祝福?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許多人還沒來得及回到熟悉的家鄉,已然失去了生命,存留下來的人們,宛若劫後餘生般,滿是淚水,滿是傷痕。他們等候著上主垂憐,等候著被看見、被聆聽,讓悲傷之歌轉為喜樂之歌。

  上主的聲音臨到了:「我要從遙遠的地方向他們顯現,我要以信實與不變的愛愛他們。」出發的時刻到了,起身走吧,向著朝思暮想的故鄉前進吧!

我們的歌,是什麼樣的歌?

  先知所背負的工作,從來就不簡單,看著一群怎麼講都講不聽的人們,深陷在痛苦的漩渦,若未能意識到自己的力量來自於上主,他的歌轉瞬亦將成為黑暗。

  古倫神父提醒每一個基督教群體,我們的靈性基礎就是「謙卑」,謙卑又從打開心靈的耳朵去傾聽而來。太多時候我們急著做、急著說,沒有給自己,也給上主空間去聽,卻誤以為自己是為上主忙碌,自然而然就遠離了他的道路,被埋怨與焦慮掌控了生命。當每一個教會或群體領導者經常抱怨參與者愈來愈少的時候,正顯露出他們忽略了他者內心需求的渴望,愈是抱怨他人「不虔誠」,就愈是反應出自己內心深處的「不信」與「信心倒退」。

  我們的歌,會是什麼樣的歌?我們所看見的,會是什麼樣的景致,若我們所看見的,盡是他人的不足,盡是他人的錯,只有自己才是對的,只有自己才是最認真服事的,就已經凸顯出,我們愈來愈遠離主的道路,所唱的歌,是失望、是壓迫。

  「失望」是基督徒群體的核心經驗,有些人在失望中不斷唉聲嘆氣,認為自己是群體中的受害者,因為整個群體沒有反應出耶穌基督的樣式。但神父卻認為,「失望」的經驗正挑戰自己,我們的信仰生命是奠基於上主,而不是依賴一個溫馨與理想的團體。我們的誤解正是,以為每個人只能在理想的基督徒群體經驗上主,然而,就是在巨大的「失望」裏,在面對受傷與不安的時刻,我們與上主更加靠近。

唱出喜樂的詩篇吧!

  上主說:「你們要為以色列歡呼歌唱,為最偉大的國家高聲呼喊,你們要唱頌讚的歌,上主拯救了他的子民。」失望的人們,要被上主所拯救,他要從遙遠的那方將他們領回,所有失明的、頗腳的、孕婦、產婦都要一起回來,一路哭著回來,沿途禱告,上主會領他們經過溪水邊,走平坦的路不致絆跌。

  眼淚,是面對痛苦無法免除的情緒,也是終於得著釋放而泣的歡喜,原先被驅散、被流放的人們,就如迷失的羊群一般,無人照管,無人陪伴。此刻,上主再次成為了牧人,保護他的羊群免除一切患難,他們要再次唱出喜樂的詩篇,在錫安山上歡樂歌唱,享受豐富的禮物,要向水源充足的田園,不再有任何欠缺。

  這一路,走了好久好久,所有的眼淚,都在這一刻被接納,所有的受傷,都在這一刻被擁抱,聚集起來的以色列,少女們要歡欣跳舞,老年人和年輕人要一起歡呼。悲傷變為喜樂,憂愁成為歡欣,這是上主的宣告,是上主的拯救,人們將要唱出喜樂的詩篇,稱頌上主的榮耀!

甦醒吧!唱出我們的歌!

  基督徒群體經常「沈睡」,因為我們建構了一個組織完善的架構,安逸於例行公事般的信仰儀式,讓我們的歌失去喜樂、失去盼望、失去熱情。今天,我們必須「甦醒」,必須站起來,閉上外在的眼睛,打開心靈的眼睛,去看見,上主行動著,通過聖經,他也一直說話著,他擁抱著你我,邀請我們唱著、跳著,參與這喜樂的詩班,唱出我們的歌。

  舊的一年,我們被打亂了既有的節奏,彷彿被擄往遙遠之處的以色列,對迷惘的未來感覺恐懼,期盼著何時才能回到原有的樣貌。上主領著以色列回到他的恩典,不再是「過去」的那地,而是在熟悉之處看見嶄新的「未來」,或許令人感覺陌生,但卻滿有豐盛的祝福,一無缺乏。我們的歌,成為了喜樂的詩篇,訴說上主永恆不變的愛,也訴說他在你我生命的作為。

  「有路,咱沿路唱歌;無路,咱蹽溪過嶺。」憶起數年前,陪伴基督徒家庭尋根,一起去尋找數十年前長輩領著孩子走過山林,跨越溪水的古道,只為了每週主日能到禮拜堂敬拜上主。那條古道早已人煙罕至,早已被雜草掩蓋,有路,我們就向前走,沒路,就砍出一條路,溯過溪水,直抵達那間在山裡因著無人居住而逐漸荒廢的禮拜堂。或許,人會離去,建築物會廢去,但上主的愛卻從未離開,通過每一次我們跟隨他的腳蹤,回到內心深處最初的悸動,延續每一個永恆的價值。這條路上,我們會沿路唱出喜樂的詩篇,愈唱愈昂揚,愈唱愈有力量!

【沿路唱出喜樂的詩篇】

走吧!走吧!
 拖著沈重的步伐,
  背著深刻的傷痕,
   存留下來的朋友們,
    出發的時刻到了!

回來吧!回來吧!
 上主呼喊的聲,
  尋回迷失的羊群,
   他們一路哭著,
    穿過溪水、
     走過平路,
      未來茫茫,
       也不致跌跤。

歡呼吧!歡呼吧!
 我們將,
  抵達應許的土地,
   領受豐盛的禮物,
    成為水源充足的田園,
     一無欠缺,高聲歡呼!

唱吧!唱吧!
 沿路唱出喜樂的詩篇,
  悲傷變為笑容,
   眼淚化為泉源,
    新的天,新的地,
     唱誦永恆不變的慈愛。

2021.12.26.遺失的美好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撒母耳記上二:18~20,26、路加福音二:41~52
聖詩:(台語)75、544、397;(華語)399

前言

  台灣教會史一位重要的宣教師梅監霧牧師在中部著名的佈道工作,就是敲鑼、吹喇叭,並大聲喊說:「上帝的兒子不見了!」吸引人們接近他,進而開始向大家分享福音的信息。

  有遺失,就有尋見,有知罪,就有恩典,每一天,我們或也都遺失了許多重要的價值,等候著再次尋見,找到那份美好。

尋找遺失的孩子

  聖誕過後,聖經作者沒有讓我們看見,耶穌從嬰孩漸漸長大的狀態如何,約瑟及馬利亞知道自己所撫養長大的孩子帶有上主特別的使命後,又會用什麼樣的態度來教養?我們只知道:孩子漸漸長大,健壯而有智慧,上帝的恩寵與他同在。看來「遺失」的敘述,令我們充滿好奇,想了解個究竟,卻好似不得其門而入。

  就這樣,故事來到了耶穌十二歲的時候。耶穌的父母每年都上耶路撒冷守逾越節,那一年節期完了,他們動身回家,耶穌並沒有跟著他們一起行動。起初,耶穌的父母心想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同行的人們都是親戚朋友,耶穌只不過就跟著他們一起走而已。沒想到,過了一天後,見不到耶穌的身影,這才問著眾人,有沒有看見自己遺失的孩子?

  一路找,一路問,三天後,才在耶路撒冷的聖殿裡找到耶穌。耶穌正坐在猶太教師們中間,邊聽邊問,所有人都驚訝於他的聰明和對答。父母對耶穌說:「孩子,為什麽你這樣待我們?你父親和我非常焦急,到處找你呢!」

  撒母耳的父母親,亦有著類似的心情,在哈娜長久不停歇的祈禱後終能懷上的孩子,出生時她向丈夫以利加拿說:「等孩子斷了奶,我要帶他到上主的殿宇去,讓他終生留在那裡。」把孩子奉獻給上主,對哈娜來說是多麽大的決定,長期下來,他們夫妻倆僅能通過獻年祭的時候,把哈娜親手為撒母耳做的袍子帶去給他。

  每一年,祭司以利的禱告是:「願上主藉著你的妻子再賜給你兒女,好代替你獻給他的這一個兒子。」然而,面對孩子與自己分開的失落,真是任何事物有辦法彌補的嗎?

  遺失了孩子,就好似遺失了自己的生命一般,無論如何,心裡的角落總好像缺了一塊,怎麼樣都補不滿。不僅是遺失孩子的經驗,人的生命總也在各樣遺失中,意識到內心的徬徨與不安,進而想要通過各種方式來填補缺憾。

尋找遺失的自己

  美國聖公會牧師Barbara Brown Taylor是著名的講道者及作家,她有一部分牧職的工作是擔任教會的教育事工主任。每隔一段時間,她會調查會眾渴望參加哪種基督教教育課程,得到的答案總是不會有太多差異:「更多聖經課程。」每一季,教會裡很多弟兄姊妹嚷嚷著說希望要有聖經課程,但奇特的現象是,每當課程安排了,出席的人數卻很少。不論怎麼開辦,結局都屢試不爽,她說:「最終我終於懂了,『聖經』是『神』的代碼。人並不是渴求知道聖經的信息,而是渴望經歷神,這似乎是聖經所能給予他們的。」

  在台灣,似乎也是類似的景況,我們期望教會開辦許多訓練課程,無論是服事技巧、傳福音的策略、聖經課程,但要不就是叫好不叫座,要不就是怎麼上都覺得自己不夠,還需要再繼續上……。原來,我們都在尋找遺失的自己,我們也相信唯有神能填滿內心遺失的那一塊,於是,「聖經」、「訓練課程」、「傳福音」就成了「神」的代名詞,以為只要投入在這些事物,就能夠找得到神,沒想到,自己跟神的關係好像愈來愈遙遠,愈來愈不足,不知到底該如何是好。

在父的厝內

  耶穌回覆父母親:「為什麼找我?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親的家裡嗎?」他們無法明白這話的意思,但耶穌很清楚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要成就上主拯救的計畫,因此,在父的厝內,從人的角度來看或許是一段遺失的經歷,但在上主裡面,卻是遺失的美好,有豐盛、有奧秘、有恩典與每個人同行。

  說完這話以後,耶穌隨同他們回拿撒勒去,事事順從他們,他母親把這一切事都牢記在心裡。耶穌的身體和智慧一起增長,深得上帝和人的喜愛。

  小撒母耳在上主的殿也是一樣,日漸長大,深得上主和人的喜愛。

  在父的厝內,是人們生命得以成長的地方,是人們的徬徨與盼望相遇之處,是人們深層的需要與渴望碰撞之處。在父的厝內,人們得以遇見上主,愈來愈厚植生命的深度,清楚知道人生的召命,無論順境或逆境,皆在上主的計畫內,成就美好。

在父厝內的我們

  我們邀請人們「來做禮拜!」可不是希望人們每週花一個小時坐在禮拜堂內,欣賞好的音樂,或是牧者好的講道,而是在這空間內的每個角落,在每個看似規律的程序中「遇見上主」。我們邀請人們參與「聖經課程」,更非是想要填滿自己對於知識不夠的害怕感,而是在話語中與上主的奧秘相遇。我們參與每一個團契聚會,投入每一個服事,更非只是尋求社交生活的滿足感,而是在行動中經歷與上主同行的喜樂。

  我們領受恩典,因「在父的厝內」,看似遺失了在世界的忙碌,與人相處的短暫歡愉,卻獲得了真實的美好。

  基督降生的信息提醒著人們,「道」是真實活在我們中間,向人們揭露一條朝向上主的路徑。或許,我們知「道」,但沒有把這些「知識」轉化為實際的行動,讓道逼近自己的內心,去認識自己的樣貌,進而做出改變,一切都只不過是幻影罷了。

  在父厝內的我們,早已握有生命之鑰,我們知道要祈禱,要尋求上主,不過我們是否深信,祈禱之時,上主已然動工,且邀請我們參與其中,經歷豐盛與奧秘?微小的你我,是看起來遺失的尋道者,想找到上主,想找到自己,基督降生道成肉身的信息,成了那遺失的美好,領著我們尋見愛,經歷愛,實踐愛!

【遺失的美好】

你是否,
 看見了
  一個
   迷失的
    自己?

 找啊找,問啊問,
  愈是尋找,
   愈顯模糊,
    愈見遙遠,
     愈失方寸。

在父的厝內
 徬徨與盼望
  相遇瞬間,
在父的厝內
 需要與渴望
  碰撞之處。

漸漸長大
 的孩子,
  抓住
   應許
    與
     生命
      之鑰。

遺失的美好,
 訴說:
  愛、豐盛、
   智慧、奧秘,
    與我相隨,
     展翅上騰。

2021.12.19.光來聲,心回應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彌迦書五:2-5、路加福音一:39-55
聖詩:44

前言

  被世俗纏索的我們,不知不覺失去對聖誕的期盼;被重擔壓住的我們,模糊了對上主聲音的敏感。我們誤以為,可以靠著自己的能力抓住一切,可以靠自己的盤算籌劃未來,卻忘記了,自己的生命已然失去盼望,失去喜樂。就在聖誕,我們要再次聆聽光來聲,並在每一個心回應中得著愛,看見榮光。

光來聲

  先知彌迦與以賽亞同時代,以賽亞住在耶路撒冷城內,彌迦則住在鄉間,這讓他深知小農民飽受有權勢者欺壓的疾苦,發出了吶喊:「行公義、好憐憫,心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

  與受苦的人站在一起,彌迦宣告著光的信息:「以法他地區的伯利恆啊,在猶大諸城中,你是一個小城。但是我要從你那裏,為以色列選立一位統治者;他的家系可追溯到亙古。」他來臨的時候,要像牧人照顧羊群;他要以上主所賜的大能、奉上主─他的上帝的威嚴統治他的子民。他的子民要安享太平,因為全世界的人都承認他偉大。

  人們如同迷失的羊群,要再次得著牧人的照顧;失喪的人群,要得著和平的福音。黑暗會過去,光終究會來臨,上主的聲音,呼喚人們覺醒過來,循著聲,走在光的道路。

  來到新的時代,馬利亞動身前往山區,要去探望她的親戚伊莉莎白,只因天使告訴她:「不要害怕,因為上帝施恩給你,你要懷孕生一個兒子,要給他取名為耶穌。」馬利亞因這話感覺驚惶,天使又告訴她,那被認為不能生孕的伊莉莎白已經懷了孕,在上帝沒有一件事是做不到的。

  就在馬利亞與伊莉莎白見面,馬利亞問安的那一刻,腹中的胎兒跳動了,伊莉莎白高聲呼喊:「你是女子中最蒙福的;你所懷的胎兒也是蒙福的!」

  光來聲,宣告上主的作為超乎人的想像,宣告那不可能的事情,終必能夠實現,每一個聽見光之聲,看見光的人,必然蒙福,必然得恩!

心回應

  「細細的城市伯利恆,實在到極安靜,平安好睏攏無眠夢,星辰勻仔振動;佇遐路面雖然暗,真光遍照街巷,人類萬世向望、驚惶,今暝相抵佇遮。」

  一座人們看來微小,沒有什麼聲量的小城伯利恆,成了人們盼望與驚惶相遇之處,在這裏,我們要聽見光來聲,也在這裡,我們做出心回應。

  哪裡會是我們的伯利恆?伯利恆所意味的,是我們與上主相遇的地方,是我們經歷恩典的空間,是我們所委身的所在。它或許是一個地方,或許是一個事件,或許是一個行動,聽見光來聲,做出心回應。

  光來聲,推著馬利亞行動,隻身一人前往山區去探訪伊莉莎白,實在是一樁令人感覺不可思議的旅程;接續,當兩人相遇的那一刻,上主應許鼓舞著伊莉莎白,也鼓舞著馬利亞。最終,在馬利亞的尊主頌,她宣揚著上主的榮耀:「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上帝–我救主為樂。」卑微的自己,得著上主的顧念,要通過她及腹中的嬰孩,向人們彰顯信實及仁慈。每一個卑微的生命會得著高舉,每一個飢餓者會得著飽足,每一個貧窮者會得著永恆的福份!

新決志

  「主耶穌,我疼祢,請tiàm我心裡,互我專心一意,疼祢盡一世;我愛獻我所有,報答祢恩賜,成做祢所歡喜,做光明子兒。」

  卑微如我們,聽見光來聲,做出心回應,帶出新決志。聖誕節期,是我們尋回盼望的時刻,是我們瞥見奧秘的時刻,是我們再次委身奉獻的時刻。

【光來聲,心回應】

光來聲,
 牧羊人,
  好疼惜,
   眾迷羊,
    享和平。

光來聲,
 福份至,
  嬰孩聞,
   喜跳躍,
    婦人心,
     受鼓舞。

光來聲,
 心回應,
  尊主頌,
   靈喜樂。

光來聲,
 心回應,
  卑微者,
   得高舉,
    飢餓者,
     得飽足,
      傳應許,
       達永恆!

2021.12.12.我心快樂,我靈甦醒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西番雅書三:14-20、腓立比書四:4-7
聖詩:(台語)41、615、396;(華語)402

前言

  「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我們在其中要高興歡喜……」是我們常常唱的詩歌,也是我們常鼓勵大家,要喜樂,要歡喜,因為上主與我們同在。縱然如此,上街走一圈四處看看,「喜樂」似乎沒那麼容易出現:忙碌的人們趕著要赴不同行程,做生意的人們焦慮於物價上漲,一旦跟著漲價又要應對隨之而來各樣不同的反應,感覺起來,生活只有重擔而很少喜樂,很少享受。

即便四周被黑暗環繞,我依舊喜樂

  先知西番雅的時代是在約西亞做猶大王的時候,聖經記載了許多王的罪惡,約西亞是少數被記錄下來的好王,主要就是在其任內進行了信仰改革,重整了猶大的道德與靈性。不過西番雅的信息裡,沒有提到約西亞王改革的部分,或許這代表著他的宣講,扮演了改革重要的靈性基礎。

  西番雅書的中心信息是「上主的日子」,先知西番雅說:「那將是憤怒的日子,是苦難災禍的日子,是摧殘破壞的日子,是黑暗幽冥的日子,是愁雲滿佈的日子。」環繞在整個信仰群體的罪惡中,先知清楚知道,上主的審判將要來到,那是邪惡勢力會終止的時刻,對那些不把上主當一回事,認為祂不降福也不降禍的人來說,更是一記當頭棒喝。

  先知的信息,對每個時代來說並不受歡迎,即便如此,他並沒有獨立於群體之外,他依舊陪著眾人一起面對,等候上主的行動。因此,即便四周被黑暗環繞,西番雅依舊唱出喜樂之歌,鼓舞每一個沈睡的心靈,再次甦醒過來:「以色列人民哪,要歡呼歌唱!耶路撒冷啊,要滿心快樂!上主已經解除對你的懲罰;他已經殲滅你所有的仇敵。上主─以色列的王與你同在;你再也不必懼怕災害。」

  上主的日子會來到,他會重新掌權,讓人的心尋回喜樂,讓人的靈再次復甦。西番雅宣講著,不要把焦點放在罪惡,而是定睛在未來的期盼:「時候快到了,我要懲罰欺壓你的人;我要拯救一切軟弱失散的人,使流亡的人返回家園。我要使他們的羞恥變為榮耀;全世界都要頌揚他們。時候快到了,我要把你們分散的人民帶回來;我要使你們譽滿天下,使你再次興旺。上主這樣宣佈了。」

被焦慮所轄制的我們失去了喜樂

  看見一則報導,提到美國皮尤研究中心針對十七個經濟發達國家研究,討論人們對生活的意義感,發現多數國家是以家庭、工作、物質作為意義感來源的前三名,而台灣,第一名是「社會」。台灣人對於擁有便利的生活,健全的醫療體系及民主制度感覺到滿意,也由此感受人生的意義,特別在全球疫情延燒的狀況下,大家對政府的處理是有信心的。

  只不過,每天從媒體看見的狀態,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們習於去批評,習於去指出問題,彷彿有種沒有滿分就是失敗的感覺,結果就是讓自己陷入被焦慮所轄制的實況。近期做些宣教師故事的閱讀,以及接待他單位參訪的時候,都會聽見大家對於宣教師的「犧牲奉獻」感覺敬佩,希望鼓勵年輕人可以效法。愈講述一次,內心就有愈不同的感受出現,我們真的認為這些宣教師是「犧牲」嗎?或許,對他們來說,看見了一個比留在原國內更美好,更有價值的地方,那就是我們所生活的這塊土地。

  「肯定自己」成了台灣人的難題,永遠是別人家比較好,從來沒有肯定過自己,也沒有看見過自己的價值,結果就在不斷追逐一個虛無的目標上,迷失了自己,被莫名的焦慮所控制,失去了喜樂,也失去了自我。

與主基督連結的喜樂

  保羅說:「你們要因為跟主連結而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哪怕失去了自由,與教會弟兄姊妹好似無法在一起,卻因著主基督連結著我們,喜樂不會離開,我們可以讀到,他彷彿以命令的語氣告訴大家,你們要喜樂!

  我們所看見的,究竟是眼前的困難,或是未來的盼望?眼前所見,確實好像就是一個認真跟隨基督的人,被羅馬政權所束縛;然而未來的盼望,卻是人們可以從信心的眼睛去看見,上主的行動不會終止,上主在每一個看起來困難的時刻,依舊領著我們前行,突破每一個看起來的障礙。

  「你們應該一無掛慮;要在禱告中把你們所需要的告訴上帝,用感謝的心祈求。上帝所賜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會藉著基督耶穌,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人們的心,會因眼前的難題感覺破碎,人們的靈,更會因苦難而感覺迷失,然而保羅卻說,那超乎人所能理解的平安,要臨到我們每個人的生命,因此,不要掛慮,不要害怕,喜樂會臨到,平安會顯露在教會裡,因著耶穌基督,我們都連結在一起。

重尋呼召,活出喜樂與平安

  魯益師(C.S Lewis)說:「一旦我們聽見神呼召的聲音,卻不願順服地跟隨,我們內裡便會失去快樂。」

  上主的聲音,好像黑暗中的火把,讓我們即便深陷在泥淖裡,卻依舊找到前進的方向。循著光前進的我們,非但不會被眼前的掛慮所影響,更會在一步步逐漸開展的未來得著喜樂。先知懷抱著上主的信息,向整個悖逆的時代宣講,他沒有退縮,更背負著眾人的生命跨出每一步;保羅懷抱著基督的信息,鼓舞著每一個被掛慮所襲,內心沮喪的信徒,要喜樂,因著基督,我們連結在一起!

  如果我們的內心只有掛慮,只是批判,少了同理,少了看見上主的同在,自然我們就失去了喜樂。相反的,去看看上主的行動吧!去看看上主在那些我們所認為不可能之處所做的行動吧!去看看上主在他人生命裡的作為吧!我們會驚訝的發現,跟隨基督的人們都連結著,從來沒有被拆散。我們的心,會是快樂的,我們的靈,會甦醒過來,共同迎向那光,迎向上主在每個人生命的呼召。

【我心快樂,我靈甦醒】

心,早已被黑夜,
 碎成一片片,
  靈,早已被掛慮,
   襲成忙盲茫。

一波波浪潮,
 一次次磨難,
  我心,我靈,
   沈沈的
    睡了。

有一首歌,
 從天而來,
  從心而發,
   「時候到了,
    不要害怕,
     不要掛慮。」

我心快樂,
 因你使我興旺,
我靈甦醒,
 因你使我歌唱。

超乎想像的,
 平安,
  居住我心,
出人意外的,
 喜樂,
  滿溢我靈,
   光的連結,
    永不止息!

2021.12.05.他的使者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瑪拉基書三:1-4、腓立比書一:3-11
聖詩:(台語)44、351、364、399;(華語)400

前言

  待降節期的到來,領著我們預備聖誕,也讓我們意識到一年又將過去。還記得前一年當世界受到疫情影響的時候,台灣宛如獨立於世界之外,卻也讓人覺得,這煩悶的一年能否趕快過去。豈知,這一年我們確實嘗到了世界各國所經歷的封城,大半年的空白,讓人引頸期盼恢復正常生活的時刻到來,如今,我們確實得著了恩典,也意識新世界到來,就在新與舊的張力中,我們等候上主的光。

他的使者–瑪拉基

  瑪拉基書被編排在舊約的最後一卷,瑪拉基這名字的意思在希伯來文是「我的使者」,而後希臘文翻譯為「他的使者」。以色列人從被擄之地歸回,聖殿已然重建完成,卻不代表未來的日子一片光明。人們過著自以為是的生活,欺壓窮人,從中牟利,祭司失職,人民疏於奉獻,與外邦女子通婚,遂行己意的結局,宛若活在一片混亂與迷霧之中,被黑暗所籠罩,看不見一絲曙光。

  人們不斷問著,上主的愛,真的存在嗎?先知宣告上主的話語:「我要差派我的使者為我預備道路,然後你們所尋找的主會突然來到他的聖殿;你們渴望看見的使者要來宣告我的約。」然而,上主的到來可能跟大家想的不太一樣,上主將要帶來審判,將要帶來潔淨,為要挽回失落的世代,從混亂中引領以色列前進,讓整個信仰群體因光的照耀恢復光彩。

謎團中前進的我們

  凡事講求效率的世代,我們期盼所有事情井然有序,但世界與人的不可預測性,往往令人陷入一種內在與外在衝突。前些日子偶然有個年輕人來到教會說想找牧師為其禱告,大多時候我們很自然會以為又是另一個想至教會尋求資源的人,但那天當我與他見面時,他說自己從畢業後至今,求職一直不順,又出車禍休養一段時間,一事無成的感覺令自己不知所措。這一天,恰好路過了教會,想起自己過去在德光中學唸書時,修女會帶學生們祈禱,所以,他就走了進來,請牧師為自己禱告……。

  團隊分享的時候,夥伴說,這年輕人來到教會尋找牧師為他禱告的行動完全正確,但現在愈來愈少這樣的人了……。或許,連我們自己都不這麼想不是嗎?我們太習以為常的認知自己是信徒,每天敷衍式的讀經禱告,卻依舊按著自己的想法前進,當陷入一個又一個困境時,就開始懷疑上主的愛;教會推動事工的時候,同樣是請牧者做一象徵性的禱告,然後照樣自作聰明,以為自己比上主還要厲害,當然,結局就是一片混亂。

他的使者–保羅

  閱讀腓立比書時常讓人感受到保羅不斷提及「喜樂」,但對於讀者來說,他們可非常清楚,此刻的保羅正因傳揚基督而入獄,就世界的價值觀來說,這是一種失敗,就在不安與爭辯中,陷入了一片混亂,當然,也失去了喜樂。

  保羅在祈禱中帶給人們新的想像,看似他被限制自由,只能等候終局的到來,但隨著祈禱,他看見一個又一個熱切為福音擺上的臉龐,內心就洋溢無比的喜樂。喜樂不在於眼前事物的成果,而是從上主而來的行動所結出仁義的果子。不要被困局所製造出的謊言掩蓋了眼目,忘記上主的愛始終存在。保羅喚醒眾人,愛不只是感覺,更不是凡事接受,而是對善惡有所執著,讓愛在知識與判斷不斷增長,辨別何為真正重要的價值。

  他的使者,捎來上主的信息,鼓舞人們撥開迷霧。基督的光,照射每一個黑暗的角落,戳破每一個謊言,醫治人們心靈的不安,喜樂,不會是抽象與離地的逃避現實,而是帶有影響力與祝福的仁義果子。

在混亂中看見光的創造力

  畢德生牧師說:「身為牧師,我最喜愛的就是置身混亂中。我的意思不是說,我喜歡混亂的狀態,而是指我喜歡置身於混亂中的感覺。在其中我因著盼望而支撐下去,明瞭神創作的大能是如何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運作,過程中卻總是充滿驚喜。創造,富創意的工作,絕不會按著我們所以為的那樣而完成,但總是帶來意外的驚喜。『創意』意指新的東西,假如我們一早就知道結果如何,那我們只能算是一個工匠、線上的裝配員或某某幹事而已,稱不上是富有創意的人。」

  乍看之下,這段話令人覺得荒謬,畢竟誰會說自己享受混亂?然而就如那個年輕人來尋求禱告,我們豈不都是在混亂中尋求基督,期盼自己找到新的可能嗎?創意,來自於上主,隨著承認自己在混亂中的無能為力,我們愈來愈感受到新的創造,愈來愈懂得結出仁義的果子。無論在那裡,我們都代表基督,去燃亮這世界,去帶給人們溫暖。光,會來到,迷霧,會散去,愛,是一份力量,推著我們感受生命,祝福他人。

【他的使者】
走入迷霧,
 抬頭不見藍天,
  光線黯淡,
   身寒心寒,
    愛,
     存在?

失去自由,等候終局,
 寫,喜樂,
  期盼,
   拯救,
 隨知識與判斷加增,
  愛,
   存在!

他的使者,
 捎來愛,
  煉淨我,
   鼓舞我,
    迷霧會散去,
     光將再臨!

你我生命,
 將化為仁義果子,
  燃亮世界,
   溫暖心靈,
    宣告,
     愛,
      即力量!

2021.11.28.接待.分享.獎賞

台語/華語:方嵐亭牧師
經文:箴言十九:17、馬太福音十:40-42
聖詩:(台語)188、539、399;(華語)399

接待分享獎賞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當時英國首相邱吉爾說過一句名言Never let a good crisis go to waste不要浪費一場好危機,在COVID-19的疫情下願我們共同思考如何傳揚福音。

透過揀選賜福萬民

  馬太福音的作者寫下馬太福音書時的中心目標,就是要告訴讀者,上帝的救贖並沒有限定對象,而是所有的民族。而以色列民族之所以被揀選,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不是要獨享上帝的拯救,乃是要透過他們「賜福給萬民」(創世記十二:2—3)。

  所以拯救的福音從代表上帝的彌賽亞-耶穌基督開始,耶穌基督就是上帝早期透過先知所預言要來的那位拯救者。之後有使徒,跟隨著耶穌憐憫人的需要、讓人脫離黑暗;使徒們的步驟先在以色列中迷失的羊群開始,先釘根本土,最後往普天下。在這過程中,不論如何遭受迫害,上帝要與信靠耶穌基督的人同在。

  使徒與選民要傳揚福音、賜福萬民的使命,在這個世代的棒子就在我們各位與教會。我們今天就透過馬太福音書的第10章記載著耶穌基督對12個使徒的諄諄訓誨,再一次提醒我們自己應該有的使命與態度,也想藉由第10章最後的這段經文,邀請大家來關心文字事工的欠缺。

  耶穌基督差遣使徒出去,是要延續他對孤苦無助的人的牧養與關懷。所以給他們權柄與能力後要去做三類事情

第一是宣講天國快實現了

  10:7 所到的地方要宣講:『天國快實現了!』

  天國近了(天國快實現了)就是「上帝的主權」實現在人類當中。為了表明這個「上帝的主權」的意義,馬太福音書作者在書中總共用了五十一次「天國」(意思就是上帝的主權)的字眼。「上帝與人同在」是我們要透過經驗上帝,改變自己也改變世界。這是盼望

第二是透過實際行動讓人得到醫治與潔淨,這是活出尊嚴,快樂生活。

  10:8 你們要醫治病患,叫死人復活,潔淨麻瘋病人,趕鬼。

第三是對人祝福,說「願你們平安」,

  10:12 你們進了一家,就說:『願你們平安。』

這是一種安息。

  所以我們的使命是當我們是白白得到祝福與恩典也要白白給人,要人能夠與上帝同在,身心靈都充滿喜樂與安慰。

  然而第十章中也提到耶穌基督對12個門徒在出發前的心理建設:

  當中包括了

一、勿過度在意自己所需

  10:9 錢袋裡不要帶金、銀、銅幣;

  10:10 出門不要帶旅行袋或兩件內衣,也不要帶鞋子和手杖。

二、要有心理準備將會遇到種種困難與迫害

  10:16 「要留意!我派遣你們出去,正像把羊送進狼群中。你們要像蛇一樣機警,像鴿子一樣溫馴。

  10:17 當心,有人要拘捕你們,帶你們上法庭,在他們的會堂裡鞭打你們。

  我們可以從台灣的宣教歷史中也找到例證:今年去世100週年的甘為霖牧師,在1871年受英國長老教會差派來台灣宣教,在台灣總共住了46年,從文字事工、盲朋友關懷、各項著作到設立教會,對台灣人民與宣教工作貢獻十分大。在這當中他曾在白水溪差一點被殺害,在屏東牡丹社也有子彈從他耳邊飛過,但他將他的生命融入了當時的台灣社會,雖然遇到危險苦難但是為了讓台灣的人民認識耶穌他甘之如飴。

三、要承受價值觀改變帶來的衝突

  10:35 我來是要使兒子反對他的父親,女兒反對她的母親,媳婦反對她的婆婆。

  10:36 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

  從一百多年前台灣最早期的第一代基督徒,到今天許多初信的基督徒,為了要信耶穌還是為了這份信仰,而與家庭關係破裂的例子也是屢見不鮮。

  馬太福音的10章中,有耶穌基督對使徒的期待、對使徒的提醒,也有一份永生的承諾,便是

一、人的寶貝價值

  10:29 兩隻麻雀固然用一個銅錢就買得到,但是你們的天父若不許可,一隻也不會掉在地上。

  10:30 至於你們,連你們的頭髮也都數過了。

  10:31 所以,不要怕,你們比許多麻雀要貴重多了!」

  我們在主基督的心中是無價的,而不是以擁有的身家來計算。

二、主耶穌基督要認得我們

  10:32 「那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父面前也要認他

三、共同享受美好獎賞

  10:40 「誰接待你們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差我來的那一位。

  10:41 為了某人是上帝的使者而接待他的,一定會分享使者所得的獎賞;為了某人是義人而接待他的,也一定會分享義人的獎賞。

  10:42 我實在告訴你們,無論是誰,就算拿一杯冷水給門徒中最微小的一個喝,只因那個人是我的門徒,一定會得到獎賞。」這段話讓耶穌的學生們確認了他們使徒的身分,也讓今天的我們,再次確認了萬民皆祭司這個架構中,我們與主同工的權柄。並且在這過程哪怕是最微薄的付出

  各位弟兄姊妹,透過馬太福音作者的描述提醒著我們在生命的每一天要認清傳揚福音的使命、雖然在充滿挑戰與危機中,也必定能透過彼此的接待中一起同享從上主而來的獎賞。

  文字工作是福音傳揚很重要的一環,當然我們也遇到種種困難與挑戰、承受價值觀的衝突所產生的不諒解,但是感謝主的是有各位結伴同行彼此幫補。

  最後我想用接待、分享、獎賞這樣的主題來懇請大家在公報社正面臨困難處境中,以金錢對我們、代禱為我們加油打氣。

  接待不只是接納他們所傳講的信息,更是款待與誠懇招待。當教會公報社堅持白白得到祝福也要白白給人的理念,在福音刊物完全不收費,要人能夠與上帝同在,身心靈都充滿喜樂與安慰的同時,請大家接待我們。

  其次我們期待一杯涼水讓世界更美好的分享

  威爾斯教會捐出的錢大概是在場每人一杯平價咖啡和一塊蛋糕共計150英鎊的下午茶費用讓非洲一個機構提供小朋友三個月的餐費

  與我們的文字工作同工

獎賞(報賞)

  最後當我們以文字寫在紙張放在網路甚至化成影音來接續使徒的工作,我們想起使徒的工作是學習主耶穌基督憐憫身、心、 靈貧困的人。濟助窮人等於借錢給上主;他的善行,上主要償還。僅以這段經文作結束,願各位平安領受從上主而來的獎賞。

(憐憫喪鄉人的,就是借互耶和華;伊欲照他所行的好事來還伊。)

2021.11.14.等候,一個事件的發生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撒母耳記上一:4-20
聖詩:(台語)405、209、395;(華語)400

前言

  信仰,是一份奧秘,作為一個信仰者,我們學習走在上帝的奧秘裡,在每個時間點,每條道路瞥見他的作為。源於此,等候與耐性是重要的功課,著急的時候,人很難看得清實況,也很難看得見上帝所預備的道路。

等不到孩子的哈娜

  等候,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別對一位殷殷期盼孩子到來的女性,內心的自我責難與悲苦更是外人難以體會。哈娜是以利加拿兩個妻子中的一位,另一個妻子比尼娜早就有了兒女,哈娜卻怎麼樣就是無法懷孕。縱然以利加拿對哈娜疼愛有加,卻依舊很難同理她內心的感受,畢竟在以色列社會,人們認為無法生育就是上帝的懲罰,更是一種恥辱。

  每一年,以利加拿都從拉瑪到示羅去敬拜上主,獻祭之後,他會把祭過的肉分給比尼娜一份,給她的兒女各一份,雖然他很愛哈娜,但也只能夠給她一份而已。想當然,家中兩個女人的戰爭可說是沒有停歇,特別是沒有生育這件事,讓比尼娜抓住機會狠狠羞辱哈娜,年復一年,哈娜都難過的直掉眼淚,吃不下任何東西。

  以利加拿看見哈娜一直流淚,不願吃任何東西,對他說:「哈娜,你為什麼哭?為什麼不吃東西?為什麼這樣傷心難過?難道有我不勝過十個兒子嗎?」當然不會勝過!哈娜就已經夠悲傷了,還要被這搞不清楚狀況的丈夫火上加油,心裡的苦更是沒有任何人可以體會。

  哈娜不斷地等,等候,一個事件的發生。她期待它會到來,它也隨時有可能到來,但生與死,總在上帝旨意的牽引,沒有任何人可以掌握。

  有一次,他們在示羅,在上主的殿宇吃完飯,內心愁苦的哈娜站起來,一面痛哭,一面向上主禱告。哈娜許願:「上主–萬軍的統帥啊,請垂顧你婢女的苦情,眷念我,不要忘掉我!如果你賜給我一個兒子,我許願把他終生獻給你,一輩子不剃頭髮。」坐在殿門祭司座位的以利,看著哈娜嘴唇一直在動的樣貌,因為她沒有出聲只是默念,誤以為她是喝醉了酒,就對她說:「你還醉得不夠嗎?別再醉酒了!」

  哈娜說:「不是的,先生,我根本沒喝酒;我心裡愁苦,正在向上主傾吐我的苦情。別以為我是不規矩的女人;我一直在禱告,因為我極度的悲傷痛苦。」等候,確實是一段困難的時間,沒有人可以理解她內心的苦,每一次的被誤解、被懷疑,都是一場折磨。哈娜等候著上主的憐憫,也等候著上主的應許,讓她從極大的悲傷中走出來,開啟人生全新的篇章。

  以利說:「你安心回去吧。願以色列的上帝照你所求賜給你!」哈娜回答:「願你常以仁慈待我。」說完,她就離開,去吃東西,不再面帶愁容。通過祭司以利的回覆,哈娜深信自己的祈禱已被垂聽,跨過悲苦的高牆,懷抱希望去等待,一個事件的發生。

  第二天早晨,以利加拿全家敬拜上主後,就回拉瑪去。以利加拿跟他妻子哈娜同房,上主應允了哈娜的禱告,她就懷孕,生了一個兒子,取名為撒母耳,因為她說:「這是我向上主求來的。」

等候,一段順服的旅程

  牧者最常被問的問題之一,就是「為什麼我的禱告沒有得上帝應允?」明明每天都迫切禱告,還找了很多人一起幫忙代禱,為什麼上帝總是沒有成就?禱告,不是許願樹,更不是阿拉丁神燈;它是等候,是我們參與上帝奧秘的旅程。每次發生不如己意的事,遭遇困境的時候,我們必然想要趕快去解決它,即便知道要禱告,往往就好似求心安一樣,好像跟上帝交代,得到背書以後,就急著照自己的方法去做決定,結果往往搞得一團亂,才覺得為什麼上帝不聽我禱告?

  生與死的課題之所以重要,在於它完全無法被人掌握,人的聰明與能力,在它之前顯得毫不管用,僅能在等候中品嚐,在順服中前進。只有當人意識到自己的渺小之際,才有機會打開自己的心,去看見上帝的憐憫與恩典,經歷愛的釋放與醫治。

  看起來,哈娜得著了好的結果,所以我們往往很快地想要在祈禱中得著跟她一樣的好處,卻全然忽略了,她究竟等了多久,經歷受苦有多久,感覺自己的禱告不被垂聽有多久?

等候中的祈禱

  前一個禮拜,家中來電告知外婆的身體狀況已經很不穩定,在祈禱中,我們也思考著該如何教導孩子們禱告,是禱告說讓她奇蹟似的好轉嗎?恐怕不會是如此,在面對人生最末階段,我們能禱告的,僅有願上帝的心意成就,願每一個身旁的人都得著平安。

  前幾天北上了一趟,知道她的身體已在極限,隨時都有可能離開,於是,我們開始學習一段等候的功課。坐在客廳,親人們聊著自己的看見,一兩年來因著在宅醫療的介入,老人家沒有送往醫院,就在自己的家裡接受醫療。很久沒在北部的我,已是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跟親人相處,短短一兩天內,大家漸漸回來,多年沒見的人有機會坐下來聊聊,一起吃飯;過去或許心中有芥蒂的彼此,得著修復與醫治的機會,紛紛說著:「家,真的是最好的病房。」在這病房(家)裡,我們能自由的進出,能自由的說話,能自由的分享,經驗著上主的醫治與帶領。

【等候,一個事件的發生】

等候,一個事件的發生,
 你知道它會到來,
  它也隨時會到來,
   但,你無法掌握它。

等候,倒數計時的滴答聲,
 領我們進入空的領域,
  世界全都靜止,
   僅剩微弱的聲響,
    讓人,不得不專注,
     無止境的空白。

等候,迫切祈求的心,
 嘴唇振振有詞,
  悲苦無人知曉,
   被誤解、被懷疑,
    惟願得償仁慈。

等候,時候到來的剎那,
 地球恢復轉動,
  啟程航向新世界,
   回到起初,
    生與死,
     全是奧秘。

2021.11.07.誠心所獻,成為美好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馬可福音十二:38~44
聖詩:270、374、399

前言

  奉獻是基督徒一生學習的功課,也可以說是最困難學習的功課,因為沒有人知道自己到底該奉獻多少才足夠。另一方面,奉獻挑戰人最敏感的神經,因為我們總認為可以掌握自己的金錢、才能、時間,絲毫沒有意識到,為自己留地步的時候,早已就逐漸遠離上帝而不自知了。

外在宗教行為的爭競阻礙了人認識上帝

  經學教師與耶穌辯論哪一條是最重要的誡命時,耶穌回答了:「第一是:『以色列啊,你要聽!主–我們的上帝是唯一的主。你要全心、全情、全意、全力愛主你的上帝。』第二是:『你要愛鄰人,像愛自己一樣。』」聽了這回應,經學教師坦承,這比在祭壇上獻祭給上帝重要多了。

  群眾對耶穌的教導趨之若鶩,因為在生活現場,大家早就被經學教師塑造出來的外在行為所束縛,眼光只關注那些外在、看得見的表現,忽略內在的更新與獻上。耶穌說:「要提防經學教師,他們喜歡穿長袍招搖過市,喜歡人家在公共場所向他們致詞問安,又喜歡會堂裡的特別座位和宴會上的首座。他們吞沒了寡婦的家產,然後表演長篇的禱告,他們一定會受到更嚴厲的處罰。」

  經學教師所追逐的,是被人所尊崇,享受人們的奉承,所以他們通過外在宗教行為的表現相互爭競,深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誰。追逐名聲與地位,早讓他們忘了自己是誰,忘記自己的名字,「上帝」成了謀利的工具,不是他們的主。更嚴重的是,他們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所享受的光環,是建立在踩著邊緣人向上爬的壓迫行動;長篇與華麗修辭的禱告,成了他們掩飾內在,持續壓迫他人的手段。

  耶穌說完這些,轉向聖殿庫房的對面,看著大家怎樣投錢在奉獻箱。一下子,出現了穿著華麗、趾高氣昂的人們,彷彿深怕別人不知道他多有錢一樣,來到奉獻箱前面,拿出自己預備好的「奉獻」,開始把這些錢投入箱子。此起彼落的撞擊聲,延續了好一會兒,下一個來的人,依舊如此,原來,殘留聲的長短,成為了有錢人的競技場。奉獻不再是奉獻,反倒成了炫富的現場,平凡的小人物,受制於經學教師的教導,又不得不照常履行宗教義務,但愈遵行愈自卑,深覺離上帝愈來愈遙遠。

我們也常被外在行為誤導,阻礙自己尋求上帝的道路

  聖經故事的實況,揭開我們不敢說的心思意念,人要真能不受到外在行為所影響,著實不是件容易的事。畢竟,我們又有誰不希望自己被看重,被他人所關注呢?即便我們認真投入服事上帝,委身與奉獻支持於各樣宣教工作,不可否認的是,還是有那麼一部分的慾望是想被他人看見,得到他人肯定。並非說每個要奉獻與服事的人都得清心寡慾,而是我們愈意識到自己的軟弱,就愈會感覺到,能夠服事與奉獻,全然是來自於上帝的恩典。

  認真投入有問題,那乾脆不要服事與奉獻就好了嗎?當然不是,人最大的問題,在於過度看重「自己」的需要,不願投入的心態,凸顯出人多麽以自我為中心。人太過愛自己,反倒輕忽了鄰舍,神學家巴特講得精彩:「人們太過愛自己了,上帝絕對不會去搧這把火,它已經夠亮了!」與上帝的關係是如此,與鄰舍的關係是如此,年輕朋友與另一半相處的關係更是如此,衝突與爭競皆由此而出,外在行為只是誤導的表象,只不過我們始終忽視它的存在,當然,這「忽視」,也是我們過度愛自己的表現不是嗎?

寡婦誠心所獻,成就美好

  默默地,一個穿著破舊的寡婦走入畫面的中心,在那競爭的現場,她的身影顯得多麼突兀。人們在心裡議論紛紛:「她怎麼會在這?」「穿著這麼舊,又沒什麼錢,她獻的上帝會悅納嗎?」這些聲音早就存在於她的生命一輩子了,被看輕、被忽略,絲毫無法阻止她的行動,或許,一個真的什麼都沒有的人,更清楚知道,抓緊上帝就等於擁有全世界的真理。

  「噗通」兩聲,沒有人聽不出來,寡婦只投入了兩個小銅板,人們隱隱發笑,就這樣還敢拿出來奉獻嗎?耶穌卻把他的門徒都叫了過來:「我實在告訴你們,這個窮寡婦所投進奉獻箱的比其他人都多。別人是從他們的財富中捐出有餘的;可是她已經很窮,卻把自己全部的生活費用都獻上了了。」

  不是多與少,而是寡婦誠心獻上所有,成就了美好。這份美,劃破人們內心的黑暗,戳破人們在競爭遊戲搶破頭的慾望。勝過黑暗,不是靠著更多的束縛與要求,而是通過奉獻自己成為美好,基督的生命,顯露了此信息,更呼召每一個跟隨他的人起來,全然獻上自己。

我們已被呼召來獻上所有,成為美好

  一位鄰居提及住在教會旁五六十年了,對巴克禮牧師的故事卻仍舊很陌生,這訊息確實帶來很大的反省,宣教師全然獻上自己的故事,對今天的我們來說,還有多少被留存下來,又還有多少被傳述呢?

  我們對巴克禮牧師獻身文的故事不陌生,1865年11月21日,巴克禮牧師十六歲時寫下自己與上帝的立約,爾後每一年的生日皆在其上簽名,與伊莉莎白師母結婚後則兩人一同簽名。奉獻的心志與行動令人感念,然而我們似乎很少認真去閱讀「內容」:

  「永遠值得讚美的神啊!我謙虛順服,獻身於祢。我罪惡深重,本不配站在天上主宰、萬王之王、萬主之主面前;尤其在此立約之時,更覺得羞愧,但我信有祢的恩典與計劃。在祢聖子的身上顯明祢的恩典,使我心服接受。我知我有罪,如稅吏搥胸痛哭,求憐憫與赦免。我到祢面前是藉聖子的名,是依靠祂的義,求祢紀念聖子,憐憫我這不義的人。請不要記著我的罪,求接納我這背逆者。我確信一切權柄都屬於祢。

  今天我以最嚴肅的態度,誓約順服。我廢棄一切管轄我的。我要把我及我的所有,不論心思意念、四肢百體、財物、時間或一切力量,都奉獻給祢。為使我成為有用器皿,俾能引導眾人歸向祢,榮耀祢的名,我決意終身順服祢。我以熱心、謙卑的決意,希望永遠屬於祢,而且時常能察知祢要的指示,以熱情及歡愉之心,來實現奉獻意志。

  我將本身交託於祢,隨祢的旨意,從祢無限的智慧安排,俾能使我成為榮耀祢的用途。無論何時,我都聽命於祢,以無條件的順服祢。不是照我意思,只要成全祢旨意。我樂意,忠誠的順服接受你管轄。

  主啊!求祢用我做為你器皿。加我在祢揀選的百姓中,使我得以在聖子寶血裡洗淨罪,使我穿祂的義,在聖靈裡得以成聖。求祢改變我,使我能像祂一樣,得到清潔、喜樂、安慰及所需之力量,更使我生命在父神的榮光及能力之下生活。

  嚴肅的死期一到,地面上一切希望與快樂都會消失,但願我記得把所立的約排在祢面前,而我的得救與盼望是確實的。主啊:求祢記住,天父啊!求祢可憐祢將死去的兒女,把我們抱在祢永遠的手中,以能力與信心放在將離的靈魂,接納我的靈魂,到那睡在主裡的人的地方,以平安快樂等候祢對百姓應允的成就,在祢面前,同享榮光與喜悅。

  在我離世之後,凡是活著的朋友,發現這與祢所立的約時,也能把這約當作自己的約,願祢的恩典,允許他有份於藉我們的大中保,與祢立約的福份。

  願讚美,榮耀永歸於聖父、聖子與聖靈。阿們!」

  總會宣教研討會談到最末,神學院郭榮敏老師提出重要的反省,今日教會真正的問題不在宣教策略的擬定,不在大家傳不傳福音,願不願意服事,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人沒有悔改的心。悔改與順服,帶來聖靈的更新,帶來真實的奉獻,也讓人的生命成為美好。

【誠心所獻,成為美好】

聽哪!
 撞擊木箱的聲響,
  有錢人的競技場,
   殘留聲是長是短,
    道出你我的距離。

看哪!
 長袍垂落,
  此起彼落的問安,
   又是另一番較勁,
    禱告,成了表演,而非傾吐心意,
     奉獻,成了炫富,而非誠心所獻。

緩緩地,默默地,
 噗通兩聲,
  人們訕笑,
   你看,她還敢來呢!

不在規則的窮寡婦,
 戳破紙片般的驕傲。

誠心所獻,成為美好,
 微弱的聲響,
  卻重的令人無法承受,
   聽哪!看哪!
    想吧!說吧!
     孰輕孰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