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09.巴克禮聖經學堂

馬可福音聖經信息(五)

經文:馬可福音三:1~12

  耶穌向已僵化的宗教體制宣戰,挑動當權者的敏感神經,這讓法利賽人們大感威脅,巴不得想點什麼辦法把他除去。安息日的這天,會堂裡出現了有一隻手萎縮的人,看起來這是法利賽人們所佈好的局,他們想看看耶穌究竟會不會在安息日醫治那人。耶穌才為了門徒在安息日吃麥穗的事情與這群人起了爭辯,現在這麼一個需要醫治的人出現,究竟他的行動會是什麼?他們認為,麥穗的事情被你狡辯過去,如果安息日行了醫治的工作,就沒有任何殘念,很明顯違反律法的規定了吧!

  絲毫沒有任何考慮,耶穌對那手萎縮的人說:「起來站在當中!」他又問眾人:「在安息日行善行惡,救命害命,哪樣是合法的呢?」在場沒有任何一人作聲,只是繼續看著耶穌到底想做什麼,要抓住把柄來控告他,這讓耶穌感到十分憤怒,怒目環視他們,因他們的心剛硬而憂傷,就對那人說:「伸出手來!」當他把手一伸出來後,手就立刻復原了。拘泥於安息日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還企圖要通過這道誡命來控告他人,宗教體制的虛偽與荒謬可見一般,當權者只重視自己的權柄,而非人們的生命。

  安息日在會堂裡醫治的事件,成為了耶穌與宗教領袖們衝突的高峰,到底權柄的作用為何?權柄本應作為生命關懷的延伸,而非成為壓迫的制度與力量,耶穌的出現為要讓信仰回歸本質,讓人重拾生命的價值,不料卻成為了宗教領袖們最大的威脅。法利賽人出去以後,立刻夥同希律一黨的人共同商議,該要如何除去耶穌。他們認為耶穌已經破壞了行之有年的秩序,絲毫不在乎耶穌所說與所行是否帶給人益處,他就是問題的根源,既然問題出現,就趕快讓其消失,好讓一切恢復到穩固的狀態。

  宗教領袖們的初衷應當不是那麼利益導向、冥頑不靈的,他們願意承擔著這份責任,必然有其值得尊敬之處。真正的問題是當他們扮演「標準答案」的角色久了,認為自己可以成為他人生命的唯一解答時,人就逐漸迷失了方向,無法再把焦點對準於上帝。當他們把服事的人次、數字作為價值所在,迷失在群眾裡的時候,如今出現另外一個更具吸引力的人,群眾全都往那邊靠攏的時候,真正威脅到的是自己的存在價值,無怪乎反彈的力道會如此強大。離開群眾、告別成果,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清醒,這就是耶穌與法利賽人差距最大的地方。

  耶穌和門徒退到海邊去,群眾卻仍舊為自己的需要蜂擁而至,有許多人從加利利跟隨他,還有許多人聽見他所做的事,就從猶太、耶路撒冷、以土買、約旦河的東邊,以及推羅和西頓的附近地方來到他那裡。這一大群人確實都有著不同的需要,因著人數實在太多,耶穌吩咐門徒為他預備一隻小船,稍稍隔開一些距離,免得眾人擁擠他。看見人們生命的需要,耶穌行醫治的工作,凡有疾病的無一不搶著要摸他,當污靈看見他的時候,就俯伏在他面前,喊著說:「你是上帝的兒子。」

  固然醫治與趕鬼的工作重要,但耶穌並沒有被這些需要所轄制,人們不斷簇擁著他,他只是再三囑附,不要任意宣揚出去。群眾總會把重點放在神蹟奇事,而不是行奇事的主,耶穌退到海邊,也退到山上,為要在自己的空間裡重新整頓、預備與延伸未來的服事,述說自己所要傳遞的使命。建立一群死忠的跟隨者,只要讓眾人的眼目聚焦於利益即可,要建造一個具有生命力的信仰群體,則需要不住澄清、勇於冒險,承擔生命中許多的不完美與錯誤,在困境裡看見上帝的恩典。

問題討論

  1. 耶穌怒目環視左右這群法利賽人,到底耶穌為何而生氣?法利賽人的問題是什麼?我們會不會很容易就成為法利賽人呢?
  2. 耶穌到底想要建立一個什麼樣的群體?為什麼他一直不讓自己的身份被顯露出來?我們來到教會又是為了什麼?
  3. 馬可福音三:1~12的經文中,最觸動你心的經文在哪裡?為什麼?

祈禱

  1. 為我們不落入法利賽人的窠臼祈禱,一不小心我們就很容易僵化,把信仰視為壓迫他人的工具,願我們保守自己的心思意念,謙卑跟隨基督。
  2. 願我們少批評他人,多觀看他人的優點,讓整個信仰群體能對準基督,真實展現活潑的生命力。
  3. 持續為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戰爭祈禱,願聖靈安慰每個受苦的靈魂,引領各國領袖有智慧做出判斷,和平早日臨到世界。

2022.03.06.奉獻起頭的愛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申命記二六:1~11
聖詩:(台語)25、593、400;(華語)400

前言

  我們記得自己是如何學會奉獻的嗎?或許是洗禮課程時接受教導,或許是從小被長輩教導,從有樣學樣到真的知道奉獻是一份對上帝恩典的回應,可能又是經過一段路程才逐漸體會。對以色列人來說,奉獻是根植於其文化深處的傳統,認真數算所走過的路,覺察上主如何恩待,如何護佑。進一步的,申命記二六章這段經文,讓我們知道奉獻不僅是奉獻,它更是一段重述救恩歷史的行動,是延續信仰價值的回應。

重述起頭的恩典

  走過了漂流,走過了壓迫,以色列所走的路,盡在上主大能大力膀臂的護佑之下。那一天,當他們得以踏在流奶與蜜之地,耕種時所流下的汗水,一滴一滴成為了養分,臉龐掛的眼淚,道出了感動,也道出了自由。

  「你們佔領了上主,你們的上帝要賜給你們的土地並在那裡定居後,要把最先收成的各種土產放在籃子裡,帶到上主,你們的上帝所選定的敬拜場所。你們要去見值班的祭司,對他說:『現在我來感謝上主,我的上帝;我已經進入他向我們祖先應許要賜給我們的土地。』」這是奉獻的邀請,也是上帝的命令,期盼以色列代代都永遠記得自起頭而來的恩典,不偏離上主的道。

  這是敬拜,也是重述故事的時刻,祭司收下你們所帶去的籃子後,要把它放在上主,你們上帝的祭壇前。接著你們要背誦:

  「我的祖先是流浪的亞蘭人;他帶家眷到埃及寄居。他們去的時候人數稀少,以後逐漸增多,成為強大的民族。埃及人壓迫我們,強迫我們做奴隸,服苦役。我們求告上主,我們祖先的上帝,他看見我們的痛苦、辛勞、受迫害,垂聽了我們的哀求。他以自己的大能大力搶救我們脫離了埃及,又行神蹟奇事,使一連串令人震驚的事發生。他領我們到這裡,把這一片流奶與蜜的肥沃土地賜給我們。所以,上主啊,我現在把你所賜的初收土產帶來獻給你。」

  上主帶領以色列,從漂流到成為大族,又從奴役走向自由,腳踏流奶與蜜之地,是從未感受過的平安。故此,把起頭的土產歸回給上主,是對恩典的回應,也是對過往歷史的感謝,更進一步的,上主要求以色列,慶賀之時也是分享之時,邀請利未人和居住在你們中間的外僑一起加入這行列吧!

東門教會起頭的女性故事

  時報文化出版了漫畫家蠢羊所畫的【台灣名人傳記漫畫:巴克禮】,通過生動且溫馨的方式呈現出巴克禮牧師及伊莉莎白夫人為這塊土地付出的故事。宣教師明明與此地沒什麼瓜葛,卻帶著信念,遠渡重洋踏上這塊連聽都沒聽過的台灣,克服語言隔閡,甚至面對政權更迭,飽受肉體與生命威脅,為的就是把內心裡所懷抱那份美好事物與人分享。這是他們的奉獻,也是他們重述自己與上主故事的回應。

  伊莉莎白作為宣教師的夫人,不僅侷限在夫人這個定位,更通過她自身的護理專業,照顧巴克禮牧師,以及所能觸及的每個弱勢者,醫療與宣教的結合,使他們兩人為台南帶來了卓越的貢獻。也因此,我們的教會得以設立在這裡,繼續宣揚福音。

  後來,伊莉莎白不幸因病於上海過世,葬於上海外國人公墓,而巴克禮牧師葬於台南基督教公墓,看似分隔,然他們在上主的恩典裡依舊同行,把豐盛的文化遺產留給了我們。

蘊藏於史料的女性故事

  翻閱教會歷史資料,常會帶給我們新的啟發與洞見。1922年的議事錄裡,清楚看見黃俟命長老(當時還不是牧師)提出,因應本教會女性信徒日益增加,建議增設女執事三名。在一個男性中心的時代,這項提議可說是劃時代的看見,經過選舉後,教會選出第一任的女執事,成為女性參與教會管理決策的起頭。

  繼續往下翻,1925年的小會記錄裡,記載著一位女長老杜雪雲的名字。認真查考,可以知道杜雪雲姑娘是英國宣教師,其父親是一位牧師,有一天父親在講道裡提及:很希望這個教會裡有一個人志願做宣教師時,她回應了這份呼召。1916年受差派來台,先在彰化,後至台南,在長榮女中投入服事,大戰時被日軍俘虜,送入收容所,隨身體愈來愈不好後,1945年在蘇門答臘過世。

  這段歷史記載裡,或讓我們看見,伊莉莎白作為第一棒,陪伴照顧軟弱者,雖先蒙主恩召,卻有一棒接一棒的女性,參與在教會的事奉,寫下每一段新的故事。1926年,教會正式選舉出第一任的女性長老,從女執事到女長老,從宣教師到本地信徒,訴說了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女性參與事奉的起頭。

奉獻起頭的愛

  「人、故事、社群、硬體」交織成為了一個地方文化的根源。從以色列的故事,我們不斷看見上帝一路引領,走向全新的展開,奉獻起頭的愛,是重要的紀念,讓以色列回到根源,宛若樹根愈紮愈深,更加成長茁壯。

  今日回到我們教會女性的故事,看見上主早在百年前就將超越性的異象放在此地。女性不是依附在男性之下,可以自由且勇敢回應上主放在她們生命的呼召,在醫療、教育、服務、宣教共榮,把每個人生命中的恩賜與眾人分享。

  奉獻與呼召,我們需要「問自己的心」,自己最深切期盼的美好為何?自己一路走來與上帝的故事為何?每次重述的時候,也許只是那一瞬間,那靈機一閃的訊號,會再次向我們說話,走過漂流,跨越壓迫,看見上主領我們學會飛翔,學會去愛,學會去慶賀、去感恩、去分享、去紀念!

  誠願「不同性別、種族、身份、地位、身心狀況、成長背景」的人們,通過教會中每一個你我奉獻起頭的愛,得以在這塊土地創造共生,訴說上主的美好。

【奉獻起頭的愛】

起頭的時,
 你已揀選我,
  走過漂流,
   跨越壓迫,
    大能大力
     的膀臂,
      是你的愛。

又見起頭的時,
 腳掌所踏,
  汗水一滴滴,
   淚水一行行,
    奶與蜜之地,
     出產了
      起頭的果實。

奉獻起頭的愛,
 是慶賀
  是感恩
   是分享
    是紀念。

種族、
 性別、
  身份、
   背景,
    不分彼此,
     誠心所獻。

2022.03.02.巴克禮聖經學堂

馬可福音聖經信息(四)
經文:馬可福音二:18~27

  打從耶穌與稅吏及罪人一起吃飯開始,文士們就已開始對他有所質疑,因為虔誠的猶太教徒遵守嚴格的飲食律法,任意和那些不守律法的人們同桌共食,是他們所不能容忍的。再者,那時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人都禁食,很顯然耶穌及他的門徒並沒有哪麼嚴格的恪守這些規定,因此他們問耶穌:「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人的門徒禁食,你的門徒卻不禁食,這是爲什麼呢?」律法,是上帝賦予的恩典,當人們懂得遵行時,就愈能深刻體會上帝對人的慈愛是何等長闊高深;然而當律法成為人所能操控的工具時,它就成為限制人們信仰的絆腳石。

  後來又在一個安息日,耶穌從麥田經過,他的門徒邊走邊摘了一點麥穗來吃。倘若在其他日子,門徒邊走邊摘麥穗來吃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在安息日,這麼一點小細節就成為敵對者可以來指責耶穌的理由。雖然違反律法規定的人是門徒,但法利賽人卻認定耶穌該為自己學生的行為負責,質疑耶穌說:「看哪!他們為什麼做安息日不合法的事情呢?」表面上來看,法利賽人十分站得住腳,門徒們犯錯就是犯錯,然而對耶穌來說,他所看見的是躲藏於背後的舊權勢與意識型態,這限制了人們的想像力,更限制了人們的自由。

  當肩負宗教教育任務的文士們所在意的,是一個人如何活在框架的規範,不去討論這些規定是否合乎時宜,信仰就失去了想像力。若宗教成為一種必須要遵行的規定,無法深刻與生命對話,結局自然是通向死亡,不再具有生氣,不再讓人感到有什麼意思。多數人可以感覺到不對勁,但當這些規範牽涉到結構性的權力鬥爭時,底層的人們自然就無法與握有權力權勢的人對抗,耶穌的出現儼然成為一種抗命,走向罪人,容讓門徒打破安息日的規範,挑戰信仰能否呈現新的想像。

  回到禁食的問題,耶穌告訴大家:「新郎和賓客在一起的時候,賓客怎麼能禁食呢?只要新郎和他們在一起,他們不能禁食。但日子將到,新郎要被帶走,那日他們就要禁食了。」耶穌進一步的強調,新酒得裝在新皮袋,而舊酒得裝在舊皮袋,不然,新酒若在舊皮袋裡,酒會把皮袋漲破,酒和皮袋就都被糟蹋了。是新不如舊還是舊不如新的問題嗎?新的必然會陳舊,而舊也有他曾經新的一天,問題在於背後僵化的思維與壓迫,耶穌的行動告訴大家,重點永遠不在於外顯出來的一面,而是如何與適當的容器共築出信仰的新想像。

  回應安息日的質疑,耶穌反對他們說:「大衛和跟從他的人飢餓需要食物時所做的事,你們沒有唸過嗎?他在亞比亞他做大祭司的時候,怎麼進了上帝的居所,吃了供餅,又給跟從他的人吃呢?這餅除了祭司以外,人都不可以吃。」通過辯論的方式,耶穌要敵對者回到此樁故事,到底當時人們最大的需要為何?是繼續遵守律法的規則,還是解決饑餓的問題?他再進一步的補充:「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

  安息,為的是讓人在忙碌的生活中得著喘息,好叫人的身心靈得著休養。法利賽人糾結於那枝微末的小事,為要捍衛自己的話語權,耶穌卻發出「違法不一定錯,守法不一定對」的挑戰,關鍵還是要回到人們生命真實的需要。耶穌通過自己的行動,告訴人們信仰能夠有新想像,它不是硬邦邦的固守律法,給予人們是或不是的單選答案。生命永遠是不住回溯與不斷論述的旅程,耶穌帶領每一個軟弱的人在束縛中走出新的故事,擺脫形式的糾纏,活出生命美善的本質。

問題討論

  1. 新的時代裡,許多的觀念與做法需要更新,但為什麼更新對法利賽人來說如此困難?我們自己要踏出轉變或更新最大的難處在哪裡?
  2. 安息日跟休假日有什麼差別?什麼是我們的安息?我們如何在安息日使自己的身心靈得著休養,繼續迎向新的一天?
  3. 馬可福音二:18~27的經文中,最觸動你心的經文在哪裡?為什麼?

祈禱

  1. 為我們在不同的世代能清晰看見上主的行動祈禱,讓更新與轉變非靠著自己的意志,而是在聖靈的帶領下學習跟從。
  2. 為我們的「安息日」祈禱,不被忙碌所填滿,不被字面上的含義所混淆,是我們能真實喘息,得著身心靈休養再出發的根基。
  3. 為世界上的戰亂祈禱,願每個死傷的人得憐憫,願每個心靈受創的得平安,更願掌權者真實謙卑,尊重他人的生命價值,使和平得以臨到。

2022.02.27.在主的光,咱得自由

台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哥林多後書三:12~四:2
聖詩:26、121、399

前言

  每個衝突當下,我們內心期待的是什麼?是眼前的問題迅速被解決,或是我們能從中覺察上帝的心意?當然,真要選擇必然是前者居多,誰希望自己一直處在麻煩之中呢?身陷苦境的人們,過著「毋自由」的掙扎,自由,又豈是唾手可得?上帝的話語說:「主的靈在哪裡,那裡就有自由。」保羅與哥林多教會所處的拉扯,就在基督的引領下,懷抱期盼迎向新世界。

受到質疑的保羅

  把哥林多前書這封書信送給哥林多教會之後,保羅與教會間的關係依舊受到許多挑戰,他曾寫過一封嚴厲的書信托提多帶給哥林多教會,希望教會慎重處理製造是非的人。提多的任務順利完成,但教會依舊對保羅有些猜忌需要被處理,其一是保羅沒有照他所說的前往哥林多,其二則是一些從巴勒斯坦來的猶太人否認保羅的權威及他的使徒身份,甚至懷疑保羅心謀不軌。

  作為一位牧者,走在服事上主的道路確實會遭遇各樣難題,畢竟教會從來就不是完美的群體,它是由一群需要被救贖的罪人所組成,一起思索信仰的意義,通過牧者有智慧的引導,共同走在上主的心意。哥林多後書的出現,就是保羅為了自己使徒的職分辯護,以及尋求與教會再次和解的書信。

  究竟什麼影響著哥林多教會?幾段記錄給了我們線索:「我們不像許許多多的人,把上帝的信息當商品叫賣。」(二:17)顯然有一群人為了自己的利益來宣講上帝,用福音的名義謀取私利。「我們又在高抬自己了嗎?難道我們也像某些人需要給你們推薦書嗎?」(三:1)當時教會為了方面一些巡迴各地的傳道人,會由教會出信函作為推薦,久而久之,這好似成了一種身份的象徵,最後竟然有人藉此攻擊保羅,有什麼教會推薦保羅嗎?他憑什麼能夠四處宣講?

  有苦說不出的保羅,回到他被呼召的起始點,那片大光向他襲來,他不敢直視,更不敢回應,是主基督自己尋見了他,使他揮別過去追逐己身成就的路徑,走向一條嶄新的路。服事的路受苦是必然,但他又何嘗料得到,自己與教會經歷如此大的衝突,不得不說明清楚服事的正當性。寫作的過程,是對話,是溝通,是牧養,更是一條追尋自己作為基督僕人的靈性之路。

我們明白自己所信?

  匿名信箱裡,出現了一則問題:「牧師,我感覺非常的難過,因我覺得自己所屬教會小組裡所讀的書籍似乎不太符合聖經,每次反應總沒被認真的回應,甚至被認為是來製造教會衝突的,到底我該怎麼辦?」稍稍多了解些資訊後,知道這些書多半訴求「正向思考」,得到基督教書房出版,以及有名的傳道人推薦,廣為在教會間被使用。大多時候,參與者討論的蠻熱烈,也認為這些書說的很有道理,就以此作為信仰的圭臬。

  對話過程,我們討論:「為什麼你會特別在意聚會裡閱讀資料正確性與否的問題?絕大多數的人,恐怕沒有那麼認真想要去瞭解自己究竟信些什麼?只要維持某種基督徒生活模式,或是好似上帝滿足他的需要,就不會再繼續探究下去了?」後來,在回信裡他訴說著,自己的生命是被耶穌所拯救回來的,除了信仰,他不知道自己還擁有些什麼,因此他非常在意教會與牧者的教導是否合乎聖經。

  這個對談告一段落,內心浮現的是:「我們明白自己所信?」我們或許「以為」自己知道,卻很少真的去探究,是真的付代價去探索真理,還是我們從「媒體」的資訊聽來所以知道,我們從「某些有名的牧師」那聽來所以知道,我們從「前人的經驗傳來」所以知道……。教會,不知不覺失去了自由,不知不覺褪去了光芒;基督徒,更不知不覺忘卻了自己的身份,忘卻了自己的使命……。

恢復榮光的信徒

  哥林多教會與保羅好似在衝突裡漸漸失去了榮光,如今在保羅與他們真摯的對話裡,重拾一份新的契機。保羅清楚的告訴大家,因為我們生命裡有確實的盼望,所以擁有無比的勇氣。這勇氣,讓我們跨越眼前的難題,重新回到自己與上帝的關係。

  「我們不像摩西,他必須拿帕子蒙著自己的臉,使以色列人不能看見那光輝漸漸褪色,可是他們的心智被阻塞了;直到今天,當他們誦讀舊約諸書的時候,心裡還蒙著同樣的帕子。因為只有當人跟基督連結的時候,這帕子才被揭去。」人的心,稍不注意就被周遭的事物所影響,漸漸愈來愈閉鎖,進而失去真正的自由。認識基督,正是讓人恢復自由的關鍵。

  因著與基督連結,我們臉上的帕子被揭去,得以看見主的榮耀,也讓每個人的生命映照出主的形象。保羅說:「主就是聖靈,主的靈在哪裡,那裡就有自由。」使徒承受著眾人的質疑,卻依舊沒有失落盼望。相反的,他更有深遠的期盼,哪怕此刻彼此陷入一種苦楚之中,是懷疑,是爭執,好像失去自由,但就在主基督的憐憫裡,如今的苦不過暫時,那將要來的榮耀必要勝過過去,使我們成為他的樣式,有更輝煌的榮耀。

在主的光,咱得自由

  基督徒蒙召「出黑暗,入光明」,走在一條尋真的路程,眼前的衝突與攔阻,常讓我們失去盼望的力量,如今,保羅引著我們走向一幅更寬廣的圖畫,重新定位自己,覓得真理中的自由。

  今天,看似走過疫情肆虐的苦境,漸漸迎向隧道盡頭的時刻,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戰爭,宛若再次提醒我們,台灣時時刻刻都處在戰爭的威脅之下,各式各樣的假消息、資訊戰從未離開。愈是在外在與內在衝突的當下,愈讓我們覺察自己的靈性生命如何更加敞開,踐行主的形象。

【在主的光,咱得自由】

一片大光
 襲來
  毋敢視,
   毋敢應,
    只見……。

漸漸
 光褪去,
  心閉鎖,
   自由,
    離咱
     遠遠。

主是靈,
 主是光,
  哪裡有靈,
   就有自由,
    心被敞開,
     咱得復原。

在主的光,
 咱得自由,
  盼望
   信心
    勇氣
     恢復形象
      閣再榮光。

2022.02.23.巴克禮聖經學堂

馬可福音聖經信息(三)

經文:馬可福音二:1~17

  再次進入迦百農,耶穌的名聲已是愈來愈廣為人們周知,一聽說他在某屋子裡傳道,人們紛紛從各處聚集過來,把整個房子擠得水泄不通,連門前都沒有空地。當地有一個癱子,他平日的生活範圍僅能侷限在自己躺臥的褥子,弱勢者要在社會中覓得生存之地,從來就不是簡單的事情。這天當整個村莊都彷彿在震動,人們急急忙忙往某方向集中過去時,癱子還沒有辦法搞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反正向來周遭的新聞都與他無關,多數人也絲毫不關心他的死活,唯一彌足珍貴的是,還有幾個朋友願意幫忙他,供給他一切需要。

  忽然間一個朋友跑來通報,人們聚集要去聽耶穌講道,這位耶穌先前在村子裡替被污靈附身的人趕鬼,又在各地行出醫治的大能,他們幾位朋友討論著,是否要把癱子帶到耶穌面前試試看呢?癱子一聽自然搖搖頭,他早就不對自己能夠得著痊癒抱任何一絲希望,更別說現場肯定擠滿了人,沒有人會願意讓路給我們過去的,沒有人會關心癱子的。縱然他這麼想,幾個朋友早已私下達成共識,無論如何都要試試看,畢竟如果疾病真得著醫治,這豈不是人生最快樂的事情嗎?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們就硬是把癱子抬到耶穌傳道的現場。

  果真如癱子心裡所想,人潮滿到沒有一絲空隙,更沒有人理會後面有誰比自己還需要,因為人們眼裡關注的,只有自己。朋友們逐一向前詢問,可否讓一條路給他們,得到都是冰冷的回應,更有嘲諷的聲音,要他們別白費力氣了。怎麼辦,真要打退堂鼓嗎?難道這個社會真不由得弱勢者有一點點生存下去的空間嗎?耶穌這位帶有能力的老師,就真的與我們的癱子好朋友沒有任何交集了嗎?站立在門外,他們不想放棄,卻好像怎麼樣都想不到新的辦法,只能四處觀察,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出現。

  一個突發奇想的點子出現在褥子團契裡,他們決定把癱子抬上屋頂,從屋頂開個洞後把他縋下去。正當講道的現場,從頭頂上掉落些塵土,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耶穌肯定這幾個人的信心,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這話引來文士們的不滿,議論耶穌僭越了職分,做出竟然只有上帝才可以做的赦罪宣告。癱子不僅為身體的病痛所苦,更承受著長期以來各樣纏繞於生命裡的罪,此刻在耶穌基督的面前,一切皆已得著解除。面對文士的質疑,耶穌反問赦罪與癱子拿褥子起來行走,哪一項比較容易呢?

  赦罪的宣告僅能來自於上帝,那麼赦罪就是件難事,但以驗證的角度來看,赦罪相對容易;另一方面,醫治未必是前所未聞的事件,因此看來拿褥子行走簡單得多,若要用實際果效印證,那醫治也不容易。無論如何,對耶穌來說兩者皆不難,可是對忽略弱勢者,頑劣的人心來說,沒有任何一件事是可能。耶穌看見這群朋友們的信心,看見癱子生命的需要,願意陪伴他們往前走,讓這團契的能量繼續向外擴散,眾人都大感驚奇,歸榮耀給上帝,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

  接續耶穌繼續往前走,看見亞勒腓的兒子利未在稅關坐著,就對他說:「來跟從我!」當他們在利未家裡坐席的時候,裡面滿是稅吏與罪人,文士繼續批評這樣的行為:「他與稅吏和罪人一同吃飯嗎?」耶穌回應這些質疑:「健康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不是來召義人,而是召罪人。」耶穌的眼光,始終聚焦社會底層的弱勢者,與為人所嫌惡的罪人,每一個醫治行動,讓軟弱的人們得著向下走的勇氣,經歷生命的轉變。

問題討論

  1. 什麼原因推著癱子的朋友們做出創意性的行動,把他帶到耶穌的面前?耶穌對癱子說:「你的罪蒙赦免了。」到底他的罪是什麼?
  2. 為什麼耶穌把眼光放在社會底層的弱勢者與為人嫌惡的罪人?倘若他只把焦點放在有錢有權的人身上,會發生什麼事?
  3. 馬可福音二:1~17的經文中,最觸動你心的經文在哪裡?為什麼?

祈禱

  1. 為我們的團契生活祈禱,習於以組織理解團契運作,忘記團契重要的是我們連結在一起,以致於我們失去創造力,也失去對他人的關懷。
  2. 為我們的眼光祈禱,願每間教會看見的是人背後需要被理解,被醫治的罪,好叫我們所建造的團契,能為眾人帶來祝福。
  3. 為整個台灣社會與世界的公義與平安祈禱,為受疫情影響、受戰亂衝擊的地方祈禱,讓我們在受苦之處看見上主的新創造。

2022.02.20.我的夢,你的劇本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創世記四五:3~11,15
聖詩:(台語)16、618、391;(華語)400

前言

  每個人都在問,到底自己的人生劇本會如何寫下去,我們有各式各樣的盤算,各式各樣的計畫,期待一步一步可以按著自己寫好的劇本前進。然而,太過制式化的計畫,有時讓人失去做夢的能力,忽略了唯一能掌握人生劇本的是上帝。夢想,是一種心的想像力,領我們去看見有別於眾人的圖畫,進而走出屬於自己的獨特性。創世記的末了記錄約瑟的故事,敘述一個做夢的人如何重新詮釋自己的人生,並做出新的抉擇。

約瑟的人生如夢

  一場家庭悲劇,有著許多複雜成因,是父親特別寵愛約瑟,造成兄長們對他的不滿,更在約瑟的一場夢裡,促使兄長們做出不可逆的舉動。太多的嫉妒與怨恨,充斥兄長們的心,他們先計畫要殺害約瑟,最終則把他賣給以實瑪利人,再把那件彩衣沾了羊血,騙了父親約瑟已死。

  自始,兄長們看似消滅了一個令他們厭惡的「敵人」,卻換來不可磨滅的罪咎感,他們陷害自己的弟弟,從此失去他的消息,是生是死無法測透。對老父雅各而言,一生都在抓取些什麼的他,陷入一場茫然,沒想到,過往人生所發生的兄弟衝突,竟然發生在自己的孩子們身上。然而,雅各又能說些什麼呢?只能在哀傷中接受這件事實,他失去了自己所愛的兒子約瑟。

  做夢的約瑟,無法理解這場夢竟帶來兄長們對他的殺機,更無法理解自己未來的路究竟會如何發展。被賣至埃及以後,約瑟的人生際遇又是另一番展開,愛做夢的他,開始為人解夢,為囚犯解夢,又為王解夢,最終竟被賦予高位,帶領埃及度過荒年。從一個被兄長陷害、遺棄的弟弟,搖身一變成為埃及的宰相,儼然人生如夢,誰又能說得準?

我們的夢,又如何開展?

  青年讀經營裡我們邀請世界華福中心總幹事董家驊牧師分享他的故事,董牧師從他大學時期參與團契的蒙召經驗聊起:基督教會的各教派,說是弟兄登山各自努力,倒不如說是一種強烈的競爭關係,這讓他感覺衝突,也感覺困惑,忽然間「教會合一」這個異象出現在他的生命。

  只不過,當他四處向人分享「教會合一」這個夢,卻不斷地四處碰壁,大家總笑他:「別傻了!要教會願意放下自己學習合作,如同癡人說夢。」於是,他愈來愈不敢跟人說起這個夢,因為凡聽到的人都會笑他實在太不切實際。後來,他去到美國讀神學院,一路讀到了神學博士,也在當地有很好的服事,上帝卻又奇妙的把他全家帶回台灣,在自己的母會服事。正當一切都看似上軌道之際,世界華福中心的一通電話,宛若再次把「教會合一」這四個字帶回他的生命,這是記從上帝而來的變化球,更是「夢」的召喚。

  就在這個講求效益的時代,每個人宛若被塞進一台大機器,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為的是讓這台機器能有效率與妥善地運轉。工作、求學,甚至教會,都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們只要讓它運轉下去就好,沒有人在意,自己的「夢」是什麼?

  夢帶有點浪漫,聽來又那麼不切實際。然而,若我們深信自己的一生在上帝手裡,豈不應該去問,究竟除了眼前這些例行事務般的工作外,上帝究竟會要我成就些什麼「夢」,或者,上帝放下什麼「異象」在我的生命裡呢?

上帝給約瑟的劇本

  看似被遺棄的約瑟,卻一步步登上重要的位置,更在此刻,因著各地饑荒,雅各告訴他的兒子們:「你們為什麼不想些辦法呢?聽說埃及有糧,你們去買些回來吧!免得我們都餓死。」於是,這群當初陷害他的兄長們,忽然間出現在約瑟的眼前,而且,局勢逆轉了,如今,他擁有權勢,他擁有糧食,他可以,好好報復當年所發生的一切!

  他確實可以這麼做,但,他無法止住內心不斷湧出的悸動。最後,約瑟向他的兄弟們說:「我就是約瑟!父親還健在嗎?」兄弟們聽見這話,全都嚇呆,說不出半句話來!接著,約瑟道出了人生中重要的一段告白:「我就是被你們賣到埃及的弟弟約瑟。但是,你們不要為這件事焦急自責。上帝為了保存大家的性命,親自差我先到這裏來。這地方的饑荒到現在才兩年,還有五年不能耕種,也不會有收成。為要保存你們和你們的後代,上帝差我先到這裡來,用這方法解救你們。這樣看來,差我來的是上帝,不是你們;他使我成為王的最高官員,做埃及的首相,治理全國。」

  約瑟的劇本,在上帝手中,縱然看似被這群兄長的嫉妒與邪惡搞砸,老父親對此發展無能為力,但那位掌管生命的上帝卻扭轉了頹勢,使約瑟的生命成了保存全家族生命的契機。他一面哭,一面擁抱每個哥哥,與他們親吻,然後,他的兄弟們開始跟他說話。

  原諒與和好的劇本,非任何人能靠自己的意志做到,約瑟可以報復,可以運用自己的權勢好好教訓這批當年欺負他的兄長們,但或許只在那一瞬間,內心所浮現的情感與悸動扭轉了他的決定。約瑟的人生依舊如夢,這夢在於上帝的手裡,使人在步步向前的旅途,愈來愈看見他的帶領,也因此,人得以真實謙卑順服,得以在愛與和好中得著釋放。

我的夢,你的劇本

  走在築夢的道路,我們得以愈來愈看清楚自己的人生劇本。董牧師回應「教會合一」的異象,開始接觸世界各地華人教會領袖後,得到最大的收穫是,不再需要從外表的框架與形象去理解一個「人」,而是從真實互動與傾聽中認識每一個「人」如何在上帝所賦予的道路回應呼召。漸漸地,他發現當彼此願意去說故事,聽故事的時候,看似平行線的兄弟們,重新有機會搭起新橋梁,原來彼此不是競爭,而是為了上帝的國度付出心力。

  教會裡的每一個弟兄姊妹,亦是相同的,常常我們只看見自己關注的群體,所關注的事工,以自己作為出發點去詮釋他者,不知不覺落入競爭的氛圍。「我」如何,「我」的團契如何,「我」的事工如何,忘記了重點都不在「我」,而是「我們」共同參與在上帝國度的建造。

  「差我來的是上帝,不是你們。」約瑟重要的宣告,如今再次呼召我們每一個人,築夢、逐夢的旅程,看似雖有點不切實際的浪漫,背後卻本乎上帝的愛,觸動你我內心深處的感受,踏出與他者和好的行動。

【我的夢,你的劇本】

往事
 一幕幕升起,
  是惡夢,是美夢,
   無人參透。

我的夢,
 使兄弟相殘,
  使老父茫然,
   使自己憤恨,
    這劇本
     太不堪。

今天,
 束手無策的兄長,
  深陷哀傷的老父,
   我可以,
    笑看人生。

你的劇本,
 使我做夢,
  使我升高,
   使我踏出,
    原諒、和好。

我的夢,你的劇本,
 再也無法止住眼淚,
  再也藏不住悸動,
   是你,是你……

2022.02.16.巴克禮聖經學堂

馬可福音聖經信息(二)

經文:馬可福音一:21~45

  呼召四位門徒後,耶穌繼續往下走,安息日來到迦百農的會堂教導眾人,人們開始體會到,傳講信息時,從他身上所散發出的權柄,和其他負責教導工作的文士大有不同。文士們的權柄,來自於他們的身份地位,或者看起來博學多聞,雖然信息聽起來很有道理,卻好像怎麼都打不中靶心,耶穌則完全不同,他的信息彷彿要把人吸進去一般,領著大家通往一個新世界,是使人恢復生命尊嚴、活出豐盛的一股動能。那不是裝腔作勢,或者通過居高位命令有辦法比擬的,是一份真實,一份挑戰,一份扭轉人意念的邀請。

  人們的生活早被社會價值所教導的權柄所把持,耶穌的出現自然對既得利益者是一種損害,反動勢力蠢蠢欲動,讓他更為清楚看見,那些被污靈攪擾的、生病的、鬼附的、染痲瘋病的弱勢族群們,是何等需要上帝醫治的工作。一個被污靈附身的,率先大聲喊叫著:「拿撒勒人耶穌,你為什麼干擾我們?你來消滅我們嗎?我知道你是誰,你是上帝的聖者!」見光死,是敵對者的策略,只要讓愈來愈多需要的人出現,令耶穌疲於奔命,他的威脅就會大減。

  害病的、被鬼附的全都來到耶穌面前,眾人不斷把自己的需要、問題拿到耶穌的面前,醫治的大能得以治好各樣病人,趕出許多的鬼,但卻有源源不絕的人們一直湧上前來,要尋找耶穌。次日早晨,天未亮的時候,耶穌起來到曠野禱告,西門和同伴出去找他,找到了就對他說:「眾人都在找你!」意識到自己有能力滿足人們的需要,且被眾人所擁護是一份試探,很容易就模糊自己的初衷,然而耶穌清楚告知門徒:「讓我們往別處去,到鄰近的鄉村,我也好在那裡傳道,因為我是為這事出來的。」往下走,讓上帝的信息傳揚出去,是耶穌所承接的使命。

  耶穌一整天的行程幾乎馬不停蹄,一下子在會堂內教導眾人,趕出污靈,下一秒則帶著雅各約翰進入西門和安得烈的家,看見西門的岳母正發燒,進前拉著她的手,燒就立刻退了,傍晚再醫治從城裡四處聚集而來的病人。忙碌的節奏裡,天未亮前的禱告,耶穌退出喧囂與紛擾,通過沈澱自己的內心,尋見下一段行動的核心價值,這成為他傳道工作很重要的力量來源。門徒們遍尋不著他,於是四處尋覓,繼續把人們的需要告知,耶穌知道自己行動還沒有止息的一刻,繼續走遍全加利利,在他們的會堂傳道,醫治病人,趕出許多的鬼來。

  一個痲瘋病人跪在耶穌面前,他沒有去找專業的醫生,或許找了也起不了作用,沒人願意理會他,他說:「你若肯,你能使我潔淨。」耶穌的回覆來得很快:「我肯,你潔淨了吧!」片刻之間,痲瘋病離開了這病人,他潔淨了。如果疾病的根源不是來自於什麼細菌病毒,那麼醫治工作背後所要彰顯的價值,就超越所有人的想像,意味著全人或群體的復原,使人得以與周遭他人、與上帝恢復連結的關係,那是一股充滿愛、盼望、相信的能力。

  得著醫治以後,耶穌囑咐這人,要他千萬不可告訴任何人,只去讓祭司檢查,通過確認後回到群體裡,不再被人所隔絕,而是恢復正常般的生活。不過這人並沒有按照耶穌所指示,反倒四處張揚,使得耶穌不能再公開進城,只好留在曠野。對一個患病已久的人忽然間得著醫治,確實要他不作聲非常困難,馬可的敘事並未對這人往後的生活做出評論,只是再次把焦點返回到耶穌基督,承接各種生命的擔子,繼續靜靜、堅毅地走下去,完成自己的使命,正如他期許那病人得著醫治後的一樣,平平安安的往下走,勇敢活出謙卑與盼望。

問題討論

  1. 生病時我們內心有什麼樣的感受?若是住院,或是長期為病所苦,甚至此刻因染疫被隔離,我們或是病痛者,或是陪伴者,最讓自己感到受苦的點是什麼?
  2. 忙碌與快節奏的生活,我們如何讓自己得以安靜下來,尋求與上主相遇的「神聖時刻」?「安息」對我們來說有什麼意義?
  3. 馬可福音一:21~45的經文中,最觸動你心的經文在哪裡?為什麼?

祈禱

  1. 為每一個受到病痛所苦的人祈禱,無論是身體、是心理、是靈性的失序,都能被基督的愛所醫治與釋放,重新恢復與上主、與人的關係。
  2. 為我們能享受真正的「安息」祈禱,縱然生活如何忙碌,都保有一顆清醒的心,建立自己與上主的「神聖時刻」,定出生命最重要的先後順序。
  3. 為整個台灣社會與世界祈禱,願全人類能真實學習謙卑,恢復人與上主、人與大自然、人與萬物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