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4.與生命中的刺共舞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哥林多後書十二:2~10
聖詩:315、593、398

前言

  一位年輕人來訪,聊著自己領受呼召的感動,短短對話裡,聊著今日教會所遇到的困境,無論是少子高齡化,或是城鄉差距擴大的現實,到最後共同的話題圍繞著–除去那些外在的東西之後,內在最重要的是什麼?當然,是成為上主所愛的兒女,活出基督的樣式。答案看似簡單,實則一點都不簡單,因為那不是條簡單的道路,但偏偏人總想要走簡單的路。

信徒們想看見的傳道者與保羅呈現出來的有所落差

  哥林多後書這封書信裡記錄著保羅個人不簡單的靈性旅程,同時也是一段他與教會對話、澄清、溝通的過程,期盼信仰群體能夠通過傳道者的生命共同成長。教會處在哥林多城裡,看似富足,卻充滿潛藏的危機,問題不是外在,而是內在。信徒對那些聲名大噪、辯才無礙、能力十足的「超級使徒」趨之若鶩,一個剛強有能力的傳道者,吸引住了眾人的目光,相對來說,保羅就顯得沒那麼吸引人了。

  保羅說,要我誇口自己,我倒寧願去誇口那些顯示自己軟弱的事,不過既然教會陷入比較的危機,就仍得訴說自己所經歷的事情了。他暗示自己曾在十四年前被提到第三層天,有著一段與上帝的神秘經驗,相信這些事情與那些「使徒」相比非但毫不遜色,且更加真實。然而,成為一個剛強有能力的傳道者,不是他被呼召的緣由,他更不願意看見有人把他捧得太高,超過他在保羅身上所看見或所聽到的。信徒想看見的,與保羅呈現出來的有落差,就在這份認知差距裡,保羅訴說何為恩典。

在今天,我們或也對信仰的想像有所落差

  追求一份剛強的信仰,有誰不想要呢?只要信了,就可免於一切災禍,勝過一切挑戰,可以掌握生命的主導權。聖經學堂裡的提問:「當我們聽見一個人說自己不屬靈,但卻從他各種行為表現中呈現許多基督的形象,我們是該怎麼陪伴他呢?」問問題的時候,我們已經默默走在尋找解答的路上,到底為什麼一個人會以為自己不屬靈呢?背後大都源自於一種對「好基督徒」的刻板印象:脾氣好、可以容忍很多事、認真參與聚會與服事…..等,再來因著滿足於這些條件,上帝一定會祝福。隨著事情不如預期,或人生遭遇不同困局的時候,旁人那種:「上帝怎麼沒有保守?」的壓力,重重的壓在他人身上,到最後我們才發現,太多「應該」建構自己的信仰,追求的只是律法而不是福音,自以為的「好基督徒」僅是偶像,而不是「真基督徒」!

  病毒或許是「中性」的,它不必然是全然的負面,畢竟在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裡,我們習以為常戴上不同的「面具」來應對他人,甚至面對信仰。此刻,它只是戳破很多虛假的事物,推每個人回去看待自己的本相,看待自己與同住者的關係,看待自己與上帝的關係,重新尋求一份生命的真,尋求到底何為生命中最重要的價值。我們不得不作出調整,不得不「習慣」於新的生活模式,也在這當下,看見或聽見許多無聲吶喊的人們,真正軟弱的人們,或是孩子、或是老人、或是遊民、或是社會中任一角落的邊緣人…..。

基督護佑保羅,使他從軟弱中得剛強

  保羅不想追求那所謂的「剛強」嗎?他坦誠的向教會訴說,有一種病痛像刺糾纏在自己身上,就如同撒旦的使者刺痛他一樣。為了這件事,在祈禱中保羅三次求主挪去這刺,然而,主並未神蹟似的應允這期盼,反倒回答:「你只要我的恩典就夠了,因為我的能力在你軟弱的時候顯得最剛強。」原來,「刺」雖然令人感覺不快,好像有什麼梗在那裡,但它本身並不會造成對生命的傷害,真正造成傷害的,是人想要證明自己、想要被看見的慾望。若無這刺的存在,保羅必然走上競逐剛強的道路,必然在壓迫他人中往上爬,漸漸地遠離基督而不自知。

  與生命中的刺共舞,使得軟弱成為一份真實的恩典。為此,保羅說自己更喜歡誇耀軟弱,好使自己感受到基督的能力在保護著。為了基督的緣故,樂意忍受軟弱、侮慢、困苦、艱難和迫害。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得剛強。傳道者所走的路,是一條與基督共舞的道路,是一條與自己軟弱共舞的道路,是一條與生命中的刺共舞的道路,是一條不斷經驗恩典、是一條期盼與他所陪伴之人共享祝福的道路!

我們已得著軟弱中得剛強的恩典

  「病毒」忽然間成為我們共同經驗的「刺」,讓人感覺不習慣,也讓人感覺不舒服,但那都因著它改變了讓我們覺得安全、可掌控的環境,揭開了我們掩飾已久的病灶。其實,潛藏在我們內心的「刺」可還多著呢!或是我們從小到大曾受過的傷害,或是我們不願面對的問題,長期以來,我們通過麻藥般的宗教狂熱來掩飾,或是一股腦追求讓人看來優秀、傑出的表現來證明自己,但卻從未好好被基督的愛所護佑、所疼惜。恩典,始終都在我們的生命裡湧流著,如保羅所說,愈感覺軟弱的時刻,愈是被基督所擁抱的時刻。

  一位音樂家朋友周美君老師聊著她自己的「巴哈經驗」(BACH),通過演奏,通過與樂曲的對話,找到自己的存在(Being),是無條件的被接納,進而開始覺醒(Awakeng),與自己共舞,與他人共舞,湧出真實的創造(Creativity),創造問題、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到最後發現「沒有問題」,是一趟心甘情願的和諧(Harmony)之旅。

  此時此刻不也如此嗎?看似疫情好像帶來了問題,或是我們生命中的刺帶來了問題,走著走著,數算著基督護佑我們的一切,我們已有辦法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最後發現,原來沒有問題,我們早已在軟弱中得著剛強了!

【與生命中的刺共舞】

在一座偌大的城市裡,
 人們揮灑著青春,
   揮灑著熱血,
   揮灑著才能,
   為要在遊戲人生的舞台,
   佔得一席之地。

在一個名為「教會」的空間裡,
 人們順從媒體薦信的渲染,
   聽從「超級使徒」的謬理,
   跟從經濟掛帥的洪流,
   否決一個看為「軟弱」的信息,
     一個無可「誇口」的個人。

他說:我該為何誇口?
    是誇口自己嗎?
    是誇口才幹嗎?
    是誇口名聲嗎?
    若真要誇口,又有誰站得住腳、
          又有誰比得過我?
   但,我卻要誇口自己的軟弱、
        誇口自己生命中的刺。

與自己的軟弱共舞,
 我知道自己的驕傲,
 我知道自己的恐懼,
 我知道自己的自私,
 我知道自己的怠惰,
 我知道自己已被一雙手所環繞,
       被一份愛所填滿,

與生命中的刺共舞,
 我不再企求刺被奇蹟似的挪去,
 我不再企求刺被自己的意志力所勝,
 只因,非以權力來止息那紛擾的渲染,
    非以剛強來壓迫那追逐成功的謬理,
    非以勝利來證明自我的價值,

這場共舞,
  是存在(Being)的記號,
  是覺醒(Awakening)的能量,
  是創造(Creativty)的契機,
  是和諧(Harmony)的美善。
  是巴哈(BACH)樂曲裡的Soli Deo Gloria

一切榮耀歸乎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