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2.跨越限制的福音

台語/華語:劉炳熹牧師
經文:使徒行傳八:26-40
聖詩:303、538、398

前言

  從小到大,我們可能會經驗不少搬家的經驗,這些經驗或是主動,也有可能是被動。無論如何,搬家過後我們得適應許多新的事物,上下學、買菜有新的路線,整個生活節奏都得重新再來。非必要,我們不會想要移動,然而,人的生命階段有許多事是無法掌握的,我們總都學習在上帝的引領下,「被迫」學習跨越的功課,雖是不易,卻也在每次的跨越中,更深刻經驗上帝的奧秘。

衣索匹亞的太監被許多外在因素限制而無法明白福音

  新生的教會在聖靈的引導下,開啟許多宣教行動,得著豐碩的成果,但隨之而來的逼迫,使得司提反殉道,掃羅更是大力進行摧殘教會的工作,信徒不得不分散到各個地方。乍看之下,好像教會的宣教受到阻礙,豈不知,在聖靈的帶領下,福音反倒拓展了出去,受迫分散出去的信徒,在不同地方成就上主的工作。腓利在撒馬利亞宣講基督,得著卓越的成果,許多人經驗醫治的神蹟,城裡滿溢著喜樂。

  聖靈的工作不斷移動著,有主的天使告訴腓利:「你動身向南走,到那條從耶路撒冷通往迦薩的路上去。」腓利不知道上主的心意為何,但他依舊動身前往,途中遇到了一輛緩緩前行的馬車。聖靈繼續催逼著腓利,迎上前去,去看看裡面有什麼人,他正在做什麼?於是,腓利邁開步伐,跑向那輛馬車,一邊跑,一邊聽著從裡面傳來的聲音:「他像一隻被牽去的羊,像一隻在剪毛人手下的羔羊默默無聲;同樣,他也一言不發。他忍受恥辱;沒有人替他主持正義,也沒有人能指出他的世系,因為他在世上的生命已到了盡頭。」

  坐在馬車裡的,是一個衣索匹亞的太監,是一位高級官員,在女王甘大基手下經管財務,他上耶路撒冷去敬拜上帝。一位看來樣樣都有,物質財富都不缺的人物,他的生命仍舊有著缺陷,無法被視為正常人般的地位,因為按照律法的記載,他只能留在外邦人的院中,不得進入聖殿主建築。因著外在與內在的限制,他始終覺得被一道牆隔絕,在馬車裡讀著經文,愈讀愈有困惑,好似不得其門而入。忽然,有聲音從馬車外傳了進來:「你所讀的,你明白嗎?」他回答著:「除非有人開導,我怎能明白呢?」於是,他呼喚車夫停下馬車,邀請腓利上車跟他坐在一起,這一份邀請,展開了一段屬於他的新故事。

在今天,我們也被許多外在因素限制而無法明白福音

  今年我們在回溯馬雅各醫師的宣教足跡時,必然會提到1865年他最初於看西街租房子開設醫館,醫療傳道帶來非常好的果效,卻引來漢醫的側目,於坊間散播謠言,製造民眾對於馬雅各醫師的恐慌,將其趕出了台南。縱然宣教的起步就遭遇挫折,卻沒有將上帝的僕人擊倒,他重新回到高雄旗津,開啟另一階段的服事,並進一步向平埔族部落前進,福音工作大幅度開展,帶著信心返回台南成為眾人的祝福。

  站在此刻往回看,我們能夠很輕易的詮釋,上帝宣教的工作遠遠超過人的想像,馬雅各醫師起初遭遇的困境,是為了成就更大的計畫。然而,處在困局當下的人,哪怕服事有了卓越的果效,依舊被否定、被攻擊,甚至被趕出,心裡有苦說不出,究竟要如何相信,這些事件背後有上帝的帶領,坦白說,那份掙扎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巨大。我們處在一個輕看靈性、否定靈性的時代談論靈性照顧,換句話說,這是一個追求成效的時代,許多追求信仰的人,追求的是立即有效的「靈驗」,而不是生命如何被塑造,如何被照顧,陪伴,無怪乎,我們無法明白福音的真諦。

  我們受到世俗文化的影響遠勝過於聖經中的話語,因此人會被外在的因素限制自己的思維與眼界,忽略上帝不斷在做新事。數年前宗教學者Philip Jenkins出版的書【下一個基督王國】,再版譯為【上帝一直在搬家】,討論一般人對基督信仰的理解,多半認為他是歐美白人的宗教,但在世俗化與現代化的衝擊下,教會在歐美地區已邁向衰亡。就在人們認為基督信仰衰微的時刻,作者卻提出他在拉丁美洲、非洲、亞洲卻有著突破性的發展,而教會隨著本土化之後,也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面貌。不可否認,台灣信徒對教會的想像是受到某種既定的印象所限制,隨著我們愈來愈多與不同地方的教會交流,看見上帝一直在搬家的行動,對福音的認識也不斷尋求著新的理解。

聖靈打破太監認識福音的阻礙

  「被迫」踏上通往迦撒之路的腓利,遇見一個不在預期之中的太監,啟動了一段談論福音的對話。太監問著腓利有關以賽亞書的記載:「請指教我,先知這段話是指著誰說的呢?是指他自己呢,還是指著別人?」腓利就開口,從這一段經文開始,向他講解關於耶穌的福音。他們經過一個地方,路旁有水,太監說:「這裡有水,我不就可以在這裡接受洗禮嗎?」誰能夠想像得到,前一刻還被許多外在因素限制,無法明白福音的人,就在腓利這麼短時間的宣講下,立即做出了重要的決定。

  太監就吩咐停車,腓利跟他一同下到水裡,為他施行洗禮。他們從水裡上來的時候,主的靈把腓利帶走;太監就不再看見他了。從一開始邊讀聖經邊感覺到疑惑,如今他滿心快樂,繼續自己要前往的道路,聖靈打破了太監跨越了限制,因著認識福音,生命展現出不同的樣貌。繼續讀著以賽亞書,記載著異族人與經過閹割的人不必說:「我是一棵枯樹。」上主對他們說:「如果你們謹守安息日,做我所喜悅的事,並且信守我的約,我就讓你們的名在聖殿和我子民中被紀念,勝過你們有許多子女,你們將永不被人遺忘。」

  腓利在此遇見這位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衣索匹亞太監,訴說耶穌基督的故事,一位卑微、默默無聲的待宰羔羊,打破世上一切的限制,使人活出自由,活出喜樂。可以想見,回到家鄉後的他,已不再跟過去一樣,成為另一位被福音擄獲的傳道者,訴說上主奇妙的工作,且愈服事,愈經歷著生命的滿足。一段福音的故事,主角究竟是誰呢?是腓利嗎?是太監嗎?不!宣教很顯然是聖靈的工作,他自己鋪陳著一切,使人跨越一切的限制,經歷真實的恩典。

我們已獲得打破一切限制的福音

  上帝一直在搬家,或者說,上帝一直在行動,每個跟隨基督的人,都不斷學習如何隨著他的腳蹤行,帶我們跨越一切有形與無形的限制,看見恩典。年後教育大樓開始進行地下室補強及一樓廁所的改建,已經完成這一階段的工程,然而,隨著教會內各項建築物與設備都愈來愈有歷史,所以我們共同遇到的挑戰會是,好像得一直不斷的修東西,宛若無底洞一般,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停歇。剛結束了一項,下一項音響設備的更新需求又跑了出來,還在討論該如何推動,久旱逢甘霖的一陣大雨,又把大樓的漏水問題掀了出來……。

  我們常常順著既定的邏輯去思考,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是不是誰沒有做好?而甚少認真去看待,這會不會是上帝帶領我們的行動,每一個階段,他預備不同的夥伴成就該階段的工作,為要打破我們可能僵化的思考,去看見全新的世界。青年牧區在分類地下室雜物過後,分享得非常熱烈,對未來充滿著期待。同工開玩笑地說,好像不能不相信風水,只是稍微一擾動,整個群體的氛圍與凝聚力就改變了。這當然不是風水,而是我們都被眼前有限的事務阻礙了自己認識上帝的眼光,一旦開始攪動,新的事就於焉產生,新的群體就被建立,不要忘了,初代教會的使徒,可被稱為「攪動天下的一群人」。

  過往在推動社區工作以及老屋修復的時候,有天來了個路人,他是在地的年輕人,恰好因著結束上一份工作短暫回鄉休息,看見教會在做些有趣的事情,就跑來找牧師聊天。面對這個「不在預期中的路人」,實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把教會的歷史,正在做的事情解釋了一下,沒想到,他突然問說:「我該如何加入你們?」當時還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尷尬的說:「歡迎你已經加入了!」後來,他把自己的文字專業帶進來,寫下故鄉的故事,也喚起了自己對生命的熱情與感動。每一步,都是聖靈的工作,他自己在編寫著劇本,我們,不過就是承接邀請函的夥伴,看看自己該如何回應而已。

結論

  生命中許多「不在預期」的事件,當下我們確實會有不同的情緒,或是埋怨、或是指責,但這些反應,不過就凸顯出自己仍舊有許多自我束縛的限制,致使我們無法認識福音。每個生活中所遭遇的事件,就如每個生命階段所發生的必然,有其律動與和諧,愈明白聖靈的帶領,就愈讓我們活在當下,享受其中,並自然而然的滑入下個階段。宣教,或許比我們想得還要簡單,就在那自然而然中,我們被福音所擄獲,遇見「不在預期」的夥伴,分享故事的時刻,我們會體驗生命的喜樂,回應上主早已寫好的腳本。